2014/12/02 收藏

彌補有機缺口,強調生態的綠保標章應運而生

文/楊慧玉‧圖/楊維哲、楊慧玉、慈心基金會‧資料來源《ECO FOOD生態食材》
8 3244

你為什吃有機?因為健康?還是因為環境生態?在台灣,大多數人吃有機是因為自身健康、食品安全;而在歐洲,有更多的人著眼於生態。出發點不同,衍生而出的法規、耕作方式、農人的風貌也就不同。

在台灣,大多數人吃有機是因為自身健康、食品安全。

在台灣,大多數人吃有機是因為自身健康、食品安全。

有機法規的制定,明確規範「有機」的定義,有機農業的操作也有了基本的SOP,從水質、土壤檢測,到農產品栽種過程,能用哪些肥料、病蟲害制劑,產品不得有農藥檢出、重金屬殘留等,非黑即白,沒有商榷的餘地。

規範,對農人、消費者、驗證者而言是必須的、是簡便的,否則會無所適從;只是…為了讓產品符合標準,所以要如何才能達到標準,久而久之,不知不覺,有機農業應關注的「生態」,便成為附加價值,可有可無地被提起,而這樣的有機似乎缺少了些什麼?

有機所帶來的健康是全面性的。

有機所帶來的健康是全面性的。

‧為何支持有機?食安還是生態?
烏頭翁,是台灣特有種,一般在台灣西部常見的是白頭翁,而烏頭翁卻只有東台灣及南部才有。雖是特有,但在農人眼裡卻未必可愛,不但愛吃農人辛苦栽種的果實,習慣不好的牠還不老老實實一顆吃完再吃下一顆,總愛那顆吃吃、這顆吃吃,「糟蹋」作物。

台東鹿野鄉果農廖正忠對此體會最深。最初,他也恨得牙癢癢,想盡驅趕的方式,但當他發現,樹上的一顆楊桃經五色鳥、啄木鳥、烏頭翁啄食後,到熟透落地,再經昆蟲、螞蟻大軍分食得一乾二淨,原來,自己種的一顆楊桃關乎這麼多生命,可以滿足這麼多生物的生存,於是,他不僅釋懷了,還能滿心歡喜地觀察著這一幕幕,就像是廚師,看著食客津津有味地吃著自己的料理,有著莫名的成就感。

另一位台東果農鄧碧霞,想保育果園裡的白鼻心。因為她發現鳳梨園裡的白鼻心媽媽,帶著孩子天天光顧同一顆鳳梨,直到吃完為止,非常珍惜食材,「家教」非常好,所以特別想保護牠們。

慈心有機發展基金會執行長蘇慕容指出,一直以來,台灣人民支持有機的出發點大多是與自身的健康相關的,至於強調有機對環境友善的部分,則顯得薄弱。據調查顯示,歐洲人支持有機的原因,有很高比例是因為它是友善環境的,「其實有機所帶來的健康是全面性的,不僅是人類,對整個環境、生態都是有益的。」

如果出發點不是單純為了自身健康與食品安全呢?而是從更廣的角度,更長遠的視野,去觀照其他生物呢?於是,強調生態系統的農業─「綠色保育標章」應運而生。

慈心有機發展基金會執行長蘇慕容。

慈心有機發展基金會執行長蘇慕容。

‧以生態為出發點的綠色保育標章
2009年,台南官田水雉因誤食混雜農藥的稻穀而大量中毒死亡,隔年,慈心有機發展基金會應農委會林務局之邀,輔導當地農民停止使用農藥及化學肥料、保育珍稀野生動物─水雉。2011年,林務局與慈心首創「綠色保育標章」,不僅要保育水雉,更要找出生態保育及農業經濟兼顧的模式。

「農業為什麼不去強調生態系?這樣的概念也並非慈心首創。」蘇慕容說,全球有些地方已經在做,如知名的雨林樹蛙標章,通過該標章驗證的農作物並非百分之百不用農藥,有部分是減農藥的,發展至今,即便田裡沒有樹蛙,但符合這樣的精神與訴求的農地,也能申請驗證。

台南官田綠色保育田區。

台南官田綠色保育田區。

綠保的精神和雨林樹蛙有異曲同工之妙。有機查核是白紙黑字,根據法規所規範的每一個項目都必須達到;但綠保卻非僅如此,農民必須由衷關懷環境,在耕種過程中考慮到所處環境的特性,並以此為前題去施作。由於每個田間狀況不同,很難用數字說清楚講明白,但訴求是明確的─在田間做了什麼?如何友善田間生物?如何幫助這些生物在田間繼續生存下去? 從而促使農民去觀察、去了解、去思考;其中,對土地和生態的感情,是查核重點,而所謂的「感情」,補強有機應有的生態觀點。

蘇慕容說:「我並未把綠保和有機做一個明確的劃分。」其實在有機法規及查核上,強調生態系的精神本來就有,不管是生態的體系或資源的永續,或對環境的保護,只是在不同國家的法規上,說明的強度不太一樣。而台灣,也在各自表述後,不管是法令或執行單位,反而偏重在有機的生產面,不知不覺走向什麼資材可不可用?什麼用了不會有農藥殘留?關注於如何達到法規標準與有機的經濟生產。

花蓮西寶有機栽培蔬果,保育黃嘴角鴞。

花蓮西寶有機栽培蔬果,保育黃嘴角鴞。

「綠色保育的推動事實上是一種『提醒』!是對生產者的提醒,希望在生產過程中,去關照他農地裡的生物;也提醒消費者,如果選擇這樣產品,可以幫忙豐富生態的多樣性,而產品也是安全的。」蘇慕容說。

注重環境保護概念的歐洲,在制定法令時,會從動物及友善環境的角度制定,如人道飼養、動物福祉等,而綠保也試圖從生物的角度去制定規範,除了保育特殊物種外,未來也將朝營造良好的棲地環境發展,讓更多生物受到保育。

「當我們回顧人類農業的進展,有太多生物的多樣性在農地裡消失了。如果我們能認同農田的生態系是需要被關注的,綠保就是不錯的選擇。」

茂林為搶救紫斑蝶而減藥栽培芒果青。

茂林為搶救紫斑蝶而減藥栽培芒果青。

‧生態與生計兼顧,環境永續唯一出口
雖說朝栽種生態食材方向努力的農民,各個都是有勇氣、甘冒沒有收成風險的有志者,但如果生態與生計能夠兼顧呢?想必可減少更多農民的疑慮。蘇慕容表示,儘管有些熱愛生態的農民並不那麼在意收入如何,又或者是兼業農、以其他如民宿、導覽等收入彌補,但那些畢竟是少數,既然要永續,自然要找出讓農民能兼顧生態與生計的經營模式。

基本上,從事綠保的農民,只有5%-10%是本身就具有生態保育的概念;其他大部分的農民,是透過觀念的傳遞而生成,因此,讓他們了解生態、了解自己農地周遭的環境就很重要,像是苗栗的大田鱉、坪林的翡翠樹蛙,有些農民甚至剛開始並不清楚自己周遭有這些稀有物種,而是經由告知,才注意到牠們。

由於有機的概念普遍,因此慈心在推廣過程中,初步還是先從有機概念切入,在農民具備生態觀念後,再加碼綠保。但也隨各處狀況有所不同,高雄茂林紫斑蝶芒果青,由於芒果轉作有機難度高,但保育紫斑蝶刻不容緩,因此先從減藥開始;抑或如台南官田水雉保育,遇上鄰田採慣行農法的問題,無法達到有機規範,但時日既久,許多農民會主動想辦法克服障礙,朝有機方向努力。

大環境好了,人就在其中。

大環境好了,人就在其中。

綠色保育計畫目前已在全台各地成功複製,政府雖有計畫補助,但十分有限,慈心於是引介企業加入關懷土地、生態行列,如官田地區,請農民冬季直播稻穀不使用劇毒農藥,並由企業補助農民可能的損失。

此外,採用契作、以較高且穩定的價格收購農民的作物,也是保障農民生計的其中一種方式。蘇慕容表示,雖然在颱風季節,有些蔬菜在拍賣市場的價格還比有機的好,但就整年平均價格而言,有機的價格還是能比一般的好,藉此彌補農民因減藥、轉作有機而造成產量上的損失。

不可諱言,消費者關心的還是產品是否通過有機驗證,去認識每樣生態食材背後的故事或許得花點時間,但每個故事都充滿著人情味。當人們的眼光跟隨著農民逐漸轉移到農地裡的生態,一個重視環境永續的復育新革命,就從農地、從餐桌展開。

【people data】
蘇慕容中興大學農藝研究所畢業,28歲考上高考進入農業試驗所擔任助理,研究與實驗為其主要工作。工作之餘,在日常老和尚以「光復大地、淨化人心」為理念所倡立的慈心事業做義工,擔任評估有機農產品驗證的工作。

民國90年,蘇慕容35歲時決定離開人人稱羨的公職,投入慈心有機農業發展,架構起慈心有機驗證系統,推動有機農業至今;並於99年開始輔導官田農民減藥種植菱角,保育水雉,為「綠色保育標章」重要推手。


相關連結

Eco Food 生態食材!小農田大宇宙,自然農場裡的復育新運動!

彌補有機缺口,強調生態的綠保標章應運而生 生態好食材 慈心 蘇慕容 生態食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