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1 收藏

【午後的鹹豆漿】自己做豆漿、油條、炒豆酥

文‧圖/莊祖宜
5 2020

下午本來只是想做豆漿的,但煮豆漿的當下臨時決定把冰箱裡剩下的免揉麵團拿出來,桿薄片切條,兩條一疊中央壓線,炸小根油條。

鹹豆漿。

鹹豆漿。

發麵的同時又想,不如把豆渣炒成豆酥吧!炒乾的豆酥裝罐冷藏,下回需要時再跟豆瓣醬炒香就可以搭配蒸魚啦!
 

發麵中的油條。

發麵中的油條。

炸得金黃香酥的油條。

炸得金黃香酥的油條。

豆漿逐漸冷卻,表面出現了漂亮的豆皮。

豆漿逐漸冷卻,表面出現了漂亮的豆皮。

炒豆酥的同時豆漿逐漸冷卻,表面出現了漂亮的豆皮。我一邊炒豆酥一邊層層撈豆皮,最後撈出的份量雖然只有小小一碟,也足夠我做個涼拌菜。

把豆渣炒成豆酥。

把豆渣炒成豆酥。

自製豆漿。

自製豆漿。

忙了半天我分裝了一瓶豆漿、一罐豆酥、一碟豆皮、一袋油條。

鹹豆漿。

鹹豆漿。

收拾清爽後我犒賞自己一碗鹹豆漿,碗底先擺鹽、白胡椒、榨菜、蝦皮、一大匙白醋、幾滴辣油,沖入滾熱的豆漿再加油條和蔥花,坐在陽台上希哩呼嚕吃掉... 摸摸肚子長嘆:永和豆漿也不過如此了!


豆漿 油條 豆酥 豆皮 豆渣

生活品味家

更多
莊祖宜

廚房裡的人類學家

莊祖宜

師大英語系畢業,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碩士。留學期間發展出做菜的第二專長,三十出頭終於決心轉行入廚,歷經廚藝學校與飯店學徒的磨練,煙薰火燎之餘並勤寫作分享餐飲見聞,著有《廚房裡的人類學家》,《其實,大家都想做菜》。婚後隨外交官夫婿四海為家,餐桌從台北延伸至波士頓、香港、上海、華府,到目前的雅加達,育有兩子述海、述亞。隨遇而安的性格孕育獨特飲食見解,以飽覽群書,吃遍四方,並認真思考一切與飲食有關的課題為人生志業。

好食購

更多

好食材TV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