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4 收藏

南安部落轉作有機,連特有種也回來了

文圖/Fooding台灣好食材編輯
0 2164

位於八通關古道東部入口的南安部落,有著一塊如新月般彎彎的稻田,群山圍繞、景緻純樸,是玉山國家公園下的第一畝田。然而隨著慣行農法當道,隨風波濤的金黃稻浪,伴隨的竟是刺鼻的農藥味,2014年起,慈心基金會接受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委託輔導南安部落轉作有機,兩年來,不僅自然的環境生態回來了,還在田間發現了特有種「菊池氏細鲫」。

南安部落田區。

南安部落田區。

南安部落田區有來自玉山拉庫拉庫溪清澈的溪水灌溉,看似肥沃的土地,但四面環山的谷地地形造成日照短,砂質土壤也易漏水漏肥,相對貧瘠,所以部落族人為了自家溫飽,長久以來都是以噴灑化學藥劑的慣行農法耕作,也使轉作有機難度增高。
 
2014年起,慈心基金會接受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委託輔導南安部落轉作有機,兩年多來,轉作農友已擴增至9位,面積達13公頃,超過南安田區1/3,而蟲鳴鳥叫、野兔、澤蛙,原有的自然生態也回來了。豐碩的成果結合了多方的努力,慈心基金會志工的陪伴與輔導、花蓮農業改良場提供耕種專業技術﹅玉山銀行的企業贊助、銀川永續農場支援加工包裝,還有實際踏在土地耕作的部落農友。

阿力媽媽林瑞花。

阿力媽媽林瑞花。

「經過我的手的都會變成有機!」大家口中的阿力媽媽林瑞花,面對轉作有機絲毫不顯困難、特別踏實,對他來說「有機不難,努力一點就好。」走在田間小路中,阿力媽媽話不多,但眼睛澄澈有神地不時觀察著,田間的小動物、稻葉的顏色、天空的雲、稻田裡的一切狀態,「你看它懷孕了耶!」阿力媽媽指著一小串剛形成的稻穗,期待著豐收。

南安有機田農友陳美玲。

南安有機田農友陳美玲。

部落裡的最年輕的生力軍林泳浤、陳美玲夫妻,不時被族人開玩笑說收成率很低,但樂觀爽朗的個性,總是有辦法說服朋友一起來做有機,林泳浤說從當初灑農藥到轉作有機,這段從無知到有知,再到有感,進而學習的歷程中,很感謝慈心與花改場的教育與輔導。

南安有機田農友林泳浤。

南安有機田農友林泳浤。

轉作有機的路難走,作物被蟲吃掉、野鴨來田間嬉戲壓壞秧苗、收成率不佳,想放棄也是時有所聞、不難理解,而慈心志工像媽媽般在旁陪伴,是一股心靈支持的力量。
 
布農族的打獵民族個性,從以前就與倡導生態保育的玉管處關係緊張,但轉作有機也讓雙方從對立到互相幫助,最重要的是「物種都回來了!」

台東大學彭仁君教授在農友合力堆出的生態池中,撈出小魚苗。

台東大學彭仁君教授在農友合力堆出的生態池中,撈出小魚苗。

今年四月在農友林仁義的田區,發現了在台灣水田幾乎絕跡的特有魚種—菊池氏細鯽,當時大家十分的驚喜,合力挖坑,並以石塊堆疊營造生態池,讓魚兒可以在此安心成長。菊池氏細鯽原本是此地常見的魚種,但因棲地遭到破壞及農藥等污染近乎絕跡,野外族群僅存於東台灣少數隱蔽水域。

在南安水田觀察生物多樣性的台東大學彭仁君教授。

在南安水田觀察生物多樣性的台東大學彭仁君教授。

在南安水田蹲點兩年,觀察生物多樣性的台東大學彭仁君教授發現,有機田裡的害蟲意外地比慣行田來的少。原以為慣行農法有灑農藥,害蟲應該會少很多,不過從田野調查數據看來,有機田作物生長過程中會自行發展出良好的生態系,可逐步形成完整食物生態網,有足夠的天敵物種抑制田間害蟲,證明有機農業具有生態防禦的價值與意義。

鳥兒在綠油油的稻葉間築巢。中間稻葉糾結成團處即是鳥巢。

鳥兒在綠油油的稻葉間築巢。中間稻葉糾結成團處即是鳥巢。

跟著彭老師走進稻田,可以發現有機田與慣行田生物相的不同。一眼就可以看出慣行田噴很多殺草劑,所以有很多枯草在田埂旁的就是慣行田,而對面的有機田則是雜草叢生,「很多人都以為我們偷懶不除草」阿力媽媽笑說。摸摸土壤,會發現慣行田很硬,放水後很多生物會跑掉或死掉;而有機耕種兩三年後土壤自然鬆軟,水田裡可以看到蝌蚪或魚,甚至有鳥兒在綠油油的稻葉間築巢。
 
這些在南安田裡發現的魚群、完整食物生態網,代表著南安田區轉作有機後,水域潔淨了,生態自然穩定,兒時記憶中的模樣,因為友善耕耘而回來了。


有機 特有種 南安部落 菊池氏細鲫

好食購

更多

好食材TV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