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luku源自於原住民語,意即晨曦能量、陽光之意。日出之時,山雞在晨曦撒落的山林luku、luku向大地啼聲。這美好的印象,在楊建新七年的努力下成真,試驗出完全不使用抗生素與藥物的養殖法,打造生態的永續循環。
「我們人類平時沒事絕對不會吃抗生素,但是現在雞隻的養殖卻認為一定要用藥與抗生素,不然就絕對養不活。」全球環境與食安問題日益嚴重,傳統養殖業者為了量產及減少損失,會預防性投藥,即使雞沒生病仍使用抗生素,使得濫用藥物與抗生素的結果,不僅殘留在肉品上,連帶排泄物甚至會汙染整個大環境,最終危害到人體。由於很多動物用抗生素產生的抗藥菌是人畜共通,如果人體傷口不慎感染抗藥菌,既有抗生素不易治癒,濫用情形不僅可能產生超級細菌,人體攝入後也可能造成食安風險。對於產業現況,楊建新總覺得有不同的做法,所以一股腦就投入「無藥物健康養殖」的研究。

2009年開始,在阿里山上嘗試以最乾淨的土壤、最純淨的飼料、最單純的雞種,培育出健康純粹的雞種與養殖系統,打造理想中的「晨光雞」品牌。「一日齡的雛雞,當天我自己送上山」楊建新說,早上四五點出發到阿里山,回到台北晚上九點多,一日來回,幾乎每週一至兩次上山,紀錄實驗計畫的過程與實地考察,九個月就跑了52趟!經歷反覆奔波、不斷試驗,2013年終於成功實現艾弗式AFFS無抗生素/無藥物健康養殖系統(Antibiotic-Free Farming System),誕生出無藥物養殖的「珍珠雞」與「白羽雞」。
回歸自然、生態永續是「Duluku晨光雞」的信念,而艾弗式養殖系統則是達成這信念的方法。堅持「完全不使用抗生素跟任何藥物」、「不使用任何動物性蛋白與動物油酯」,並兼顧了對環境友善與飼養動物福利,採低密度半野放飼養,不追求生長速度,讓雞隻自然成長。

「放山雞吃進什麼其實很難控管,因為肚子餓了垃圾也吃、汙染的草也一起吃下肚,這樣牠能健康嗎?」現代人偏愛放山雞,但楊建新認為,相較於純粹的放山雞與籠養雞,或許以「半放養」的方式替代是較好的選擇。給雞隻們一個範圍,讓牠們有足夠的活動空間,飼料當然是精心條配,以不添加抗生素、藥物、動物蛋白、動物油酯與合成色素的綠色飼料養殖。除了應有的營養,還可以增強抵抗力,證明雞隻們不需要抗生素也能長得又好又壯!
「Duluku晨光雞」更是「全台唯一每批皆通過最嚴格的雞肝檢驗」,甚至抽驗單位人員是直接進養殖場隨機抓取抽驗的結果。楊建新自豪地說,全台灣只有他們敢將雞的肝臟拿去送檢驗,並且是採隨機的方式進行,雞的肝臟紀錄著:空氣、水、食物和環境,任一環節有問題都會驗出來,肝臟亦為身體最後的代謝器官,肝臟未驗出抗生素,就能保證其他部位都沒有。正因為堅持在養殖的過程中完全不使用抗生素和任何藥物,當然能通過最嚴格的肝臟檢驗。
不用藥的雞,除了不會對人體與環境造成負擔外,吃起來更是沒有腥味。「光用清水就能煮成鮮美雞湯!」雞肉如果佈滿腥味,跟牠吃進什麼是有密切關聯的。晨光雞不使用動物性油脂,保持雞隻潔淨飲食,所以雞肉無腥味,吃起來肉質鮮美,更有一股淡淡清甜。

順應自然萬物的本性,以無毒友善方式養殖,「Duluku晨光雞」找回食物原味,還原雞隻健康的生活風貌。在早晨向大地啼聲,用健康喚起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