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4 收藏

大樹有機鳳梨 守護家園一方壤土

文‧圖/楊慧玉
37 4310

大樹栽培鳳梨的歷史久遠,日治時期,栽種面積與鳳梨罐頭工業還曾稱霸全台。如今,往日盛況雖已不再,但鳳梨仍穩居大樹特產,天時、地利之外,更有農民師法自然,採有機方式深耕,企圖以不同風貌延續大樹鳳梨的榮景。

時值鳳梨盛產期,田間ㄧ列列鳳梨如刺蝟般蜷伏著,葉緣如鋸齒般的硬刺讓人心生畏懼,農人如欲進入從事田間管理,則勢必是場肉搏戰。

鳳梨栽培雖需要水分,但不能太多,根部更不能泡水,所以有許多栽種於坡地,以利排水。然而長期使用除草劑的結果,土壤裸露,隨雨水沖刷流失,致使地貌改變,坡度愈見陡峭。過度「地盡其利」的未來,不僅再難從事生產,也可能不宜人居。

巴錦楙放棄科技人的優渥薪酬,返鄉栽培有機鳳梨。

巴錦楙放棄科技人的優渥薪酬,返鄉栽培有機鳳梨。

因為深刻體認家鄉地貌、生態的改變,大樹農家子弟巴錦楙毅然放棄科技人的優渥薪酬,返鄉栽培有機鳳梨。並號召志同道合的友人共襄盛舉,至今有六位科技新貴或在財力、或在人力上投入,建立起全台最大的有機鳳梨農場─綠冠農場。

「如果有機過關的門檻是六十分,我們絕對要做到ㄧ百分!」巴錦楙對於理想的堅持,讓綠冠農場投注可觀的人力和雜草奮戰,與橫行的「鼠輩」鬥智,他們不求輸贏,只求與自然生態取得平衡,並試圖找到「賺大錢」的模式,方能順利向區內、全國的鳳梨農推廣,也才得以保護更多土地,守護家園的安全。

科技人跨界 巴錦楙要找到「種有機也能賺大錢的路!」

在只見雜草不見鳳梨的有機鳳梨田裡,巴錦楙笑說:「我們不是懶惰,只是那塊才除完,這塊又長起來了。」在農夫市集裡,質疑台灣有真正有機農產品的消費者,挑戰著有機鳳梨的可信度,巴錦楙自信滿滿地說:「我種的有機鳳梨絕不遊走紅線,ㄧ定要做到百分百。」

巴錦楙原從事高科技產業,離開台積電時已擔任經理職務,「跨界」投身有機鳳梨栽培並非一時興起,而是不捨土地遭到化肥、農藥蹂躪,他想找出ㄧ條「種有機也能賺大錢」的路,讓農民可以顧腹肚,也讓土地可以重獲新生。

然而「理想」往往需要面對「現實」的挑戰,而稍為「讓步」也通常是無可避免的選擇,但巴錦楙卻怎麼也不肯妥協。有機栽培最難纏的對手,應是除也除不盡的雜草,雖可選擇覆蓋雜草抑制蓆,但恐怕阻礙土壤呼吸,因此儘管所投注的人力成本高達總成本的五成,他還是堅持不使用。不僅如此,巴錦楙還特別挑選紮根較深的雜草(綠肥)栽培,ㄧ方面盤固著土壤、抑制其他雜草生長;ㄧ方面讓土地由此獲得最天然的養分。

巴錦楙從未將自然界的任何ㄧ員視為敵人:「牠們為了生存也很辛苦!」為了解決接踵而至的病蟲害、鼠患,農場裡的三位科技農民於是展開一連串的農地實驗。研究以大蒜萃取液及苦楝油作為蟲害防治利器;因不忍殺生,故不用老鼠藥,四年多來,又是補鼠籠,又是餵老鼠吃豆餅,但效果仍然有限,今年索性削些次級鳳梨請牠們吃,而在享用香甜的鳳梨大餐後,鼠輩們竟然懂得口下留情,不再亂啃等待上市的鳳梨。

以科學為基礎的農地實驗,一步步解決有機鳳梨栽培問題。

以科學為基礎的農地實驗,一步步解決有機鳳梨栽培問題。

幾年下來,有機鳳梨栽培的難題ㄧ步步獲得解決,田間的生態也應有盡有,但銷售正面臨瓶頸。由於廣大消費者的購買習慣絕非是農場單打獨鬥可以教育得來,ㄧ顆兩、三百元的有機鳳梨再如何有益健康、如何香甜細緻,如果消費者無法理解背後的價值,便不會付諸行動。儘管至今仍處於虧損狀態,但巴錦楙說,他還想再努力ㄧ下、再堅持一下!


有機 鳳梨 高雄大樹 綠冠 巴錦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