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1 收藏

吃淺坪養殖虱目魚,助黑琵、好Happy

文/楊維哲 ‧攝影/楊維哲‧李晨光‧蔡金助 ‧周民雄
2 2704

被稱為「黑琵助」,可以想見蔡金助與黑面琵鷺的淵源之深,不僅論文研究以黑琵為主題,甚至曾與一群追蹤黑琵遷徙的攝影家,造訪黑琵的故鄉─韓國濟州島觀察黑琵生態。尤其在台江國家公園管理處推動黑琵棲地營造計畫後,更多資源投入,許多專業人士共同挹注心力,打造友善黑琵的Happy棲地。

海寮紅樹林區位於七股溪出海口,白鷺鷥的聚集地。

海寮紅樹林區位於七股溪出海口,白鷺鷥的聚集地。

西濱闢建,恐有汙染之虞
站在海寮紅樹林保育區觀鳥亭,可以看見成群大白鷺棲息,點點白影錯落於蚵架旁、紅樹林間;往北方不遠處望去,西部濱海公路南行跨越將軍溪後,進入台江國家公園的範圍,一路往南穿越七股區,直抵台南市安南區,眼下,闢建工程進行到七股,公路幾乎就從台江遼闊的濕地正中央穿越而過,雖為地方居民帶來便利,相對的,也帶來噪音與汙染。

台南七股區是黑面琵鷺每年來訪重要棲息地。

台南七股區是黑面琵鷺每年來訪重要棲息地。

位於七股溪出海口的海寮紅樹林區,觀鳥亭堤防下方的座椅,側邊鏤空的黑琵倒影,意象式地反映黑面琵鷺面臨的困境;如果人類與其他生物不能在一種協調的生活方式下共存,政府投入再多經費恐怕也力有未逮。

位於七股溪出海口的海寮紅樹林區。

位於七股溪出海口的海寮紅樹林區。

人鳥共存,尋求生態平衡
戲稱自己在台南濱海打滾21年的蔡金助,公務生涯幾乎與該處緊緊相連,對台江的一草一木如數家珍。他笑說,即使把他丟在七股大片虱目魚塭的路上,只要告知大致方位,他都能走得出來。

台江正試圖尋找人與黑琵的生態平衡點。

台江正試圖尋找人與黑琵的生態平衡點。

「半年給人吃,半年給鳥吃」,也就是半年養殖虱目魚,收成後半年供鳥類棲息,是台江國家管理處公園嘗試出的、與黑琵共舞的生態平衡點。每年清明時節放入虱目魚苗,中秋月圓前後開始捕撈,年復一年,周而復始。
►看更多:吃淺坪養殖虱目魚,助黑琵、好Happy

虱目魚經去鱗-虱目魚經去鱗、分解、裝罐、高壓蒸熟,製成罐頭。

虱目魚經去鱗-虱目魚經去鱗、分解、裝罐、高壓蒸熟,製成罐頭。

黑琵牌虱目魚罐頭引風潮
在保育黑琵的綠色精神驅策下,台江國家公園管理處民國101年與從事虱目魚加工的老牌加工廠日寶公司合作,推出「黑琵牌虱目魚罐頭」,一上市即引起矚目,當然,其中不少人是抱持保育黑琵的心情購買的。

雖然黑琵的數量從民國98年台江國家公園管理處成立後持續成長,但台管處並不以此為滿足,畢竟「台江」是台灣第一座以濕地生態保育為宗旨而成立的國家公園,而「黑琵助」的Happy生活,仍然未完待續、不會停歇。


吃淺坪養殖虱目魚,助黑琵、好Happy 生態食材 虱目魚 黑面琵鷺 濕地保育 自然生態 台江國家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