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2 收藏

茭白筍田有白魚,找回純淨美味

文/張淑貞‧攝影/王士豪
8 4076

指著茭白筍田旁的生態池,埔里「台灣之心茭白筍」成員之一的陳新豪說:「當台灣白魚回來了,蛙、蝴蝶、蜻蜓、鳥和其他物種就會陸續回來。」

台灣白魚是二級保育動物,棲地非常侷限,是瀕臨絕種的台灣國寶魚,埔里鎮一群種植茭白筍的農民,計畫以友善大地的農法,復育台灣特有種「台灣白魚」,由於目前多數農友施行安全的慣行農法,要克服的障礙很多,但這群生態農友們認為,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埔里是台灣白魚目前唯一的僅存多數的野生棲地,不能讓牠們絕跡。

改變原有的茭白筍種植方式,台灣白魚回來了。

改變原有的茭白筍種植方式,台灣白魚回來了。

白魚必須在純淨水中才能存活,是水質安全的最佳生態試劑,台灣白魚復育成功就代表茭白筍健康無毒,並且需要透過SGS檢驗土、水、作物通過,是最具有說服力的保育標章,雖然產量比使用農藥時減少了一半,卻可望創造出安心無毒農業的附加價值。

為了找回「記憶中美好的生態環境」,陳新豪和夥伴們,改變原有的茭白筍種植方式,讓其他生物陸續回來,陳新豪說:「從哪裡失去的,就從哪裡回來吧。」茭白筍田正在將埔里的美好找回來。

從小在埔里長大,原為電腦工程師的陳新豪,在中、南部生活幾年之後,因緣際會又回到家鄉埔里,因為無法抹煞心中美好的埔里印象,這五年來開始調查埔里的生態與物種,越發讓他想要復興這塊好山好水。

印象中的埔里是「彩虹山城」,一週會有三天午後雷陣雨,每到下午就是觀看彩虹時間;離開埔里這幾年,更加懷念此景;而當他回埔里後,勤找資料後竟發現埔里1500-2000年前,曾是古湖泊,滄海桑田,景不復再,而且水道正在改變。

水是萬物滋長的源頭,埔里的茭白筍因水而長,生物也因水而生,如今水道因人為正在改變,正意涵著埔里生態的改變。

「台灣白魚」,埔里生態的指標,當白魚能夠回來,代表生態逐漸回轉了。

「台灣白魚」,埔里生態的指標,當白魚能夠回來,代表生態逐漸回轉了。

‧保育初心從這裡開始
拜技術之賜,農民採用人工光照技術,延長日照時間,讓產量增加,夜間的茭白筍田越夜越亮。然而這樣的改變,也正影響著埔里的生態環境。

帶著我登上高處,指著遠方他在埔里盆地溪水交流的一塊溼地公園「晚上唯一不打燈的茭白筍田」,因為不打燈,所以晚上可以聽蟲鳴蛙叫,溪邊看起來像雜草堆,然而卻孕育著更多物種。

就在他調查的過程中,發現了埔里生態的特有物種「台灣白魚」。根據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調查,台灣現存一千尾左右的台灣白魚,集中在中部地區,棲地脆弱,個體稀少,如果不加緊保育,台灣白魚恐怕會在台灣絕跡。根據學者研究,台灣白魚學名叫「台灣副細鯽」,歸類為「珍貴稀有野生動物」,唯一的野生族群,集中在埔里地區小溪流及茭白筍田裡,台中縣食水嵙溪及北部些許池塘,都是人工復育的,因為人類大量捕食及棲地遭到破壞、劇烈氣候所造成的土石流等因素,使得曾經遍布台灣各地的台灣白魚族群數量大量遞減。

茭白筍田旁的生態池,當生物回來了,生態就回來,對茭白筍田才是永續有利的。

茭白筍田旁的生態池,當生物回來了,生態就回來,對茭白筍田才是永續有利的。

陳新豪觀察,採取慣行農法的農民,為了消滅福壽螺而頻繁投藥,收成後的休耕期,又習慣放水翻土曝曬,區域性的台灣白魚族群瞬間滅絕。然而採取有機農法的耕地,水質優良,覆水深度達30公分以上,正好提供台灣白魚喘息繁殖的棲地。

這項「台灣之心綠色保育計畫」,在埔里地區推展「綠色保育田區」,每塊茭白筍田旁,將刻意保留一塊生態池,其中以枯枝、底泥、石礫混雜,仿照河流真實環境的淺水生態池,即使休耕後也不放水,讓台灣白魚能夠生活,並以鴨子、烏鰡取代福壽螺農藥,保育白魚棲地,讓他們能繁衍下一代。

「從哪裡失去的,就從哪裡回來吧。」此刻起,改變農作方式,讓白魚回來,正是他和夥伴們努力的目標。白魚是生態農作的一環,其背後代表的其實是「人心的轉變」。

白鷺鷥和人變成好朋友,每天到茭白筍田報到。(圖/長旺有機農場提供)

白鷺鷥和人變成好朋友,每天到茭白筍田報到。(圖/長旺有機農場提供)

‧和天地萬作好朋友
長旺有機農場的李木旺夫婦,每天到茭白筍田,第一件事就是要和白鷺鷥說早安,「Hi,白鷺鷥,早安,你又來上班啦。」以前採慣行農法前,凡不利農作的動物最好都別來,因此白鷺鷥跟人是疏離的。但自從阿嬤改作自然有機的農作之後,白鷺鷥從十公尺前,漸漸靠近五公尺,現在就繞著阿嬤工作,好像阿嬤的「寵物」,跟前跟後,看在外人眼中都覺得不可思議。

到底是人改變了動物?還是動物改變了人呢?外表很樸實的黃永昌,以前是從事裝潢和慣行農法的「半農」,近三年來加入台灣之心綠保計劃成為「全農」,談到生態,整個人話匣大開;他觀察到,自從改變有機栽培後,田間的蝦、蝴蝶、豆娘、青蛙回來了,「好像回到小時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喜悅。」而這種喜悅是金錢無法取代的,他說「就是感動啦。」

這種感動讓他願意忍受改變種植方式的過程中產量大減的損失。剛開始採有機種植時,十枝筍中有五至六枝被鳥、鼠、螞蟻吃掉,一至二枝有病害,最後只剩一枝可用;付出和回報差距如此大,心情也難免起 伏,還好是這些動物陸續回來了,生態漸漸平衡了,三年後產量才慢慢回來,現在大概老天爺會留一半給他。

產量雖不像慣行農法多,但是生產對身體沒負擔的農產品,又對週邊環境有助益,經濟利益、生態保育孰輕孰重,在黃永昌的笑容中自有答案了。對自己的產品非常有信心,他現採現摘幾枝讓我嚐嚐生吃的滋味,真的,非常感動,從來不知茭白筍不用煮食是這麼甜。

許嘉云從服務業轉作農業,雖勞力但心很快樂。

許嘉云從服務業轉作農業,雖勞力但心很快樂。

‧設置田間生態池,給生物留一塊棲息地
來到許嘉云的茭白筍田,她正要出貨。忙著清洗,一一分袋包裝,她問我渴嗎?給我一枝茭白筍直接生吃,非常清脆多汁。

談起為何種茭白筍,她說自己原來從事服務業,先生從事建築業,但到了四十歲之後,想為自己的人生做些更有意義的事,於是回來種田。這塊田原是租給別人種番茄, 收回後讓地先休養生息,五、六年了,生態漸漸平衡後,產量慢慢有進步,不過比起慣行農法還是少了一半,少了一半沒關係嗎?她說:「田間的客人增加了,心就很快樂。」田間的朋友指的就是鳥、蛙、烏龜、螢火蟲等等物種,工作之餘,能和其他生物有互動,她感覺充滿生命力,也彷彿回到小時候在田間玩樂的趣味,「賺到了快樂」。

田旁設置一個生態池,用以觀察其他物種的成長,池中有泥有沙,池水是流動的,當田乾涸時,生物可以留在這生態池內,不致於滅絕。等田又恢復供水了,池和田可以流動,形成一個生態圈。

許嘉云的田得天獨厚,位於埔里重要水源—能高瀑布下的第一塊水田,從事有機種植之後,她更加感恩乾淨的水源,為萬物帶來生機。如果過去慣行農作有錯誤,那現在改做有機農法,也就是找回正確方法而已,對於自己的堅持,她認為就是從己做起,如果有一天更多人投入,讓好山好水的埔里變成有機鎮,那就真的是人間淨土了。

陳新豪高興的說,白魚回來了,其他物種也將回來。

陳新豪高興的說,白魚回來了,其他物種也將回來。

‧白魚回來了
埔里的「台灣之心綠色保育計畫」已推行一年多,已經有二十多戶農友加入,目前陸續有八戶取得慈心基金會與林務局共同合作推動「綠色保育標章」,守護了白魚,也守護大地,就是他們努力的目標。

來到一新里林宥岑茭白筍田旁的生態池,這是白魚復育的大本營,陳新豪估計,從今年初只有一百二十隻,現在已達五百隻以上。

而林家的茭白筍生意越做越有聲有色,從種田,加工變成「美人腿泡菜」打開知名度,繼而開民宿,農村體驗,從事綠保的茭白筍面積越來越大,陳新豪指著這裡到那裡,「這一片大地正在光復中」。

每年的二月到十月,就是到埔里品嚐茭白筍的季節。尤其是每年八、九月,是山城埔里茭白筍盛產季節。在埔里中山路上有一家小青蛙咖啡飲料店還推出「茭白筍奶霜」,主人王延瑜採用這群朋友所生產的茭白筍,創造出獨一無二的在地飲料,新鮮的茭白筍和鮮奶,現打現喝很健康有味,來到埔里,不妨也來品嚐這獨特的飲品。

台灣白魚。

台灣白魚。

台灣白魚二三事
台灣白魚學名叫台灣副細鯽,歸類為「珍貴稀有野生動物」,唯一的野生族群,集中在埔里地區小溪流及茭白筍田裡;台中縣食水嵙溪及北部些許池塘,大部份都是人工復育的,因為人類大量捕食及棲地遭到破壞、劇烈氣候所造成的土石流等因素,使得曾經遍布台灣各地的台灣白魚族群數量大量遞減。

 

綠保標章的茭白筍,清脆多汁。

綠保標章的茭白筍,清脆多汁。

「台灣之心」茭白筍哪裡買?
可在網路鍵入「綠色保育標章 台灣白魚」、「台灣白魚 茭白筍」、「陳新豪」,或在全台各大里仁有機商店預約或直接採購,或者是電話撥打到計畫推動人—陳新豪( 0919-678-563)或02-2546-0640 轉527「慈心基金會綠色保育計畫」窗口詢問,或上臉書「台灣之心生態復育計畫」粉絲頁,內有實體通路購買點。另也會不定期舉辦各種農場體驗活動,臉書粉絲頁請打:https://www.facebook.com/EcotourismTaiwan。


埔里茭白筍 台灣白魚 茭白筍田有白魚,找回純淨美味 生態好食材 生態食材 有機無毒 綠色保育標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