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3 收藏

日本東方白鸛米,經典里山案例

文/馮忠恬‧圖/蕭定雄提供‧資料來源《ECO FOOD生態食材》
6 2030

「有一天,我們一定要讓東方白鸛再次翱翔於豐岡的天空!」豐岡人信誓旦旦的說。

1971年,日本最後一隻東方白鸛消失於豐岡市的天空。此種和日本共存榮十幾世紀的大型鳥類,就在離神戶、大阪不遠處的小農村裡消失。有人說:「因為豐岡是全日本最後一個受污染的地方。」堅守到最後一刻才受污染,對當地人來說,是榮耀,也是恥辱。

以農法護育東方白鸛。

以農法護育東方白鸛。

於是地方政府領頭,展開復育行動,他們說,這不只是劃定保育區域的野生動物保護,而是人與環境、萬物共生的造町計畫。他們發展護育農法、辦理生態教學、種出好吃的「東方白鸛米」,整合產業、環境、教育、文化,讓每個豐岡人都參與了!

在日本,想吃好米,「東方白鸛米」絕對是日本人所熟知的品牌,他們不只知道東方白鸛米自然、好吃,更知道以農法來護育東方白鸛的感人故事。在日本農協(JA)的行銷包裝下,「東方白鸛米」走出小小的豐岡市(豐岡市的規模相當於台灣的中壢市)成為全日本的好米代表,也是世界知名的里山案例。

台灣藍鵲茶團隊,獲得龍應台基金會「思想地圖」補助的蕭定雄,前後在豐岡待了近一百天,透過訪問、志工參與、和當地人一同工作,帶回第一手的日本經驗。

蕭定雄(前)在豐岡和當地人一起工作,理解護育農法的細節與實作。

蕭定雄(前)在豐岡和當地人一起工作,理解護育農法的細節與實作。

‧尋回白鸛與在地的農耕共生史
卡通裡裝著寶寶的送子鳥是歐洲白鸛,東方白鸛和歐洲白鸛同種,曾遍佈於日本天空,原屬於遷徙的候鳥,後因日本於彌生時代(西元前5世紀中到3世紀中)開始種植水田,使東方白鸛有了棲地與覓食的處所,開始長居日本。

東方白鸛與日本的農耕文化一直有著長期的共生關係,老一輩的農人都曾看過白鸛與水牛同時出現在濕地的農村景象。二戰時日本大量砍伐東方白鸛築巢的松木、戰後農藥、化肥的使用,以及機械化造成水田必須定期乾田,不但使白鸛沒有築巢的地方,其賴以維生的水田、溼地等水路也逐漸消失,白鸛體內也驗出八萬倍的毒物,使產出的蛋殼因過薄而無法孵化,在各種的生存危機下,日本最後一隻野生白鸛於1971年消失於豐岡的天空。

消失了,只得人工復育。即使政府已努力,仍因日本的東方白鸛毒害嚴重,宣告失敗。1985年遂從俄羅斯輸入六隻,持續復育計畫,終於在1989年復育第二代成功。但接下來呢?如果只是將白鸛養在飼育場,和當地人產生的關聯不大,地方政府便開始計畫將白鸛野放,回到市民的天空。

白鸛護育農法的說明。

白鸛護育農法的說明。

‧成立文化館、共生課、放飛儀式
台灣百分之八十的稅款繳交中央,地方政府可自主運用的財源不多;日本百分之七十的稅收都在地方政府手上,自主性夠,可以揮發的空間也比較大。

先是2000年成立「東方白鸛文化館」,同時期無農藥栽培米組織、民間生態調查、學生生態教育、白鸛飛行/覓食等放飛訓練也同步進行,先完備野放所需面對的各種生態、農業到教育的基礎建設。

2002年再成立「東方白鸛共生課」,直接讓白鸛與人的共生擁有固定的行政資源,也作為產業、環境與教育的整合。三年後(2005年)舉辦「東方白鸛首度放飛儀式」,並將舉辦的層級拉高至中央政府,還隆重的邀請日本皇室秋篠宮文仁親王開籠放飛,給予在地人榮譽感,也創造出良好的行銷效果。

當白鸛養在飼育場時,就像把動物關在動物園裡,除了偶爾的「參觀」,居民不容易覺察和自己切身有關。但當白鸛飛到天空,進入了生活與農耕的場域時,大家便會開始覺得「真的有那麼一點不一樣了。」

第一任「東方白鸛共生課」課長佐竹節夫,即使退休了,仍持續進行東方白鸛的觀察復育工<br />
作。

第一任「東方白鸛共生課」課長佐竹節夫,即使退休了,仍持續進行東方白鸛的觀察復育工
作。

‧和每個人都產生關聯
東方白鸛共生課第一任課長佐竹節夫,以「一點突破,全面開展」為策略,在不同的地方設人工巢塔,巢塔所在半徑十公里左右,都是東方白鸛的活動範圍,因此在這附近的農人、居民,自然要把棲地水路、農耕環境建置友善,以適合白鸛生存。

佐竹節夫的共生概念是:「對人類好的環境,對東方白鸛來說也是好的;相反地,對東方白鸛好的環境,對人類更是好的。」為了讓彼此都往好的方向邁進,我們得一同努力。

在農耕上,他們發展出「東方白鸛護育農法」,有鑑於當地多老農,要立即在人力上改為無農藥有困難,護育農法便分為「減農藥」與「無農藥」兩類,並統計出護育農法與一般慣行農法的收益成本與工時比較,發現護育農法的勞動時間雖多了十二小時,淨收益卻高了3.4倍,且為了給敏感度高的兒童食用,他們採用了比日本國家標準嚴格十倍的安全基準。

在觀鳥屋裡,用東方白鸛的視角看世界。

在觀鳥屋裡,用東方白鸛的視角看世界。

至於很多農夫擔心,東方白鸛會踩壞稻苗,他們也做了科學上的統計,一隻東方白鸛要走410步,才會踩壞一株秧苗。東方白鸛共生課在經濟、科學、道德等各層面,給予居民說服與誘因,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每天都能親眼看到翱翔在天空裡的東方白鸛所給予的支持與提醒。

透過各地小規模的一點突破,2013年全豐岡有9%採訪白鸛護育農法,其中20%為無農藥農法。9%看似少數,但七年來,白鸛米已經從0公頃成長到294公頃,2013年整個豐岡市更有超過80隻野生的東方白鸛翱翔於天際,且已開始繁衍後代。

在蕭定雄的訪談裡,當地的東方白鸛護育法農家成田市雄說:

現在我都以朝著經營完全無農藥的水田耕作為目標邁進。我認為「稻作農家的使命」,並不是僅在提供美味的米飯,而是必須體悟到我們是用生命保護消費者的安全飲食。我的子孫將來必定能夠挺起胸膛的繼承這份保護食物、創造豐富生態環境的最理想理念。

帶孩子生態教學。

帶孩子生態教學。

‧學生吃白鸛米、外出坐白鸛公車
根據蕭定雄的觀察,東方白鸛從滅絕、復育到放飛,乃至於後來居民必須改變耕種方式與其共生,整個計畫所牽動的無論政府單位或相關團體數量都相當可觀,但他們給予了「一個成功且感人的故事」,藉由東方白鸛這個強大的象徵物,讓整個豐岡市成為一個共同體,為了相同的目標,一起努力改變。

走在豐岡市,到處都可以看到東方白鸛的圖騰出現在公車上、神社的御守裡,當地還會舉辦東方白鸛婚禮、東方白鸛音樂劇、還有東方白鸛飛機、甚至聯合國人造衛補給站便以東方白鸛為名......。東方白鸛作為當地的重要象徵物,深耕於每個豐岡市民的心中,並以此圖騰做成酒、袋子等延伸商品。

校園裡的孩子,一週兩天吃的就是東方白鸛米,後來孩子們覺得白鸛米實在太好吃了,想要多吃一些,便提高為一週三天。老師不但講東方白鸛復育的故事給孩子聽,也實際進行生態教學與種田實作,並對外召集志工將廢棄的農田構築為提供給多樣生物的生態濕地。

擔任志工協助當地濕地營造(右二為蕭定雄)。

擔任志工協助當地濕地營造(右二為蕭定雄)。

豐岡人從產業、文化、教育等各層面,將復育東方白鸛的概念最大化,且讓他進入當地人的生活裡,每一次看到白鸛的標誌或翱翔在天空裡的情景,都是一次美好的提醒:豐岡人把東方白鸛找回來了!

蕭定雄說:「當你小時候跟牠玩在一起時,長大後才會懂得愛護牠。」豐岡曾引進工業、嘗試過觀光業,但就像台灣的很多農村一樣,都以失敗收場。長時間和當地人一起工作的蕭定雄觀察:「他們是用白鸛的角度在思考的。」當地有一個觀鳥的屋子,進入裡頭,每個人都得蹲下來,那是白鸛的視角,唯有知道從牠們眼中看出去的是什麼模樣,人類才能多貼近牠們一些些,如此,也才能不只以人類利益最大化為目標,找到人與環境的永續共生。

未來還有許多路要走,豐岡市長說:「我們要追求的是,當經濟成長率是零時,農村要如何永續生存。」從東方白鸛所衍生出來的各種商品與觀光效益,似乎為農村的永續找到了答案,也是里山精神的勇敢實踐。

蕭定雄。

蕭定雄。

【people data】
蕭定雄台大城鄉所畢業生,台灣藍鵲茶團隊成員,為理解里山案例,連續兩年到日本豐岡取經,並透過龍應台基金會補助,探討豐岡東方白鸛的里山共生史,為台灣了解豐岡東方白鸛運作策略的主要人物。除了持續進行台灣藍鵲茶的推廣,現正與朋友籌設「里山咖啡」,作為發揚台灣里山精神的農業生活據點。


相關連結

Eco Food 生態食材!小農田大宇宙,自然農場裡的復育新運動!

日本東方白鸛米,經典里山案例 生態好食材 東方白鸛米 里山 生態食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