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26 收藏

【玩味食器】插畫家薛慧瑩的陶作食器

文/chienwei wang‧圖/薛慧瑩提供‧資料來源《好吃18 時間的味道》
6 3972

佇立工作室前,薛慧瑩就像是從她畫中走出來的人物,給人的感覺暖暖的、淡淡的,很清澈、很安靜,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她的畫能夠感染人心,透過她簡單的筆畫和清新配色,所勾勒出來的生活細節,不多,不少,恰到好處的氛圍,繪製在陶作食器上,別有一番質樸風味。

無聲風景。家中院子中種植銅錢草,薛慧瑩取其葉脈拼湊成想像中的樹木。

無聲風景。家中院子中種植銅錢草,薛慧瑩取其葉脈拼湊成想像中的樹木。

那天,驅車來到桃園龍潭郊區的產業道路,周遭是一整片寬闊的田野,幾棟紅磚平房座落在各自舒適的位置,風將路邊的槭樹吹得搖搖晃晃,在這初秋午後,從喧囂的城市來到寧靜鄉間,時間彷彿靜止了。這裡是薛慧瑩的工作室,大約只有住在如此優美的景致當中,才能畫出她筆下那樣恬淡緩慢,悠閒自在的生活景象。

女孩與貓。一側是黑白分明的娃娃頭女孩,另一側是黑白分明的貓咪大頭。

女孩與貓。一側是黑白分明的娃娃頭女孩,另一側是黑白分明的貓咪大頭。

《畫在陶作食器上的樸拙手感》
很少人知道,除了畫插畫薛慧瑩也投入捏陶創作。平常她就喜歡收藏各種陶瓷食器,只要看到喜歡就立刻買下,家中於是堆滿各式各樣的杯碗瓢盆小物。最初因為家中想擺幾具能用的陶作食器,開始學習做陶,「不過因為我本身是畫插畫,就想到把插畫畫在器皿上,沒想到出現的效果也很有趣。」

在陶土作畫不比畫紙,使用的工具和步驟也複雜許多,薛慧瑩先得捏出想要的器具樣貌,用工具刀在表面勾勒出畫的輪廓,以精巧勺子弭平不均勻的陶土,再用化妝土或釉料點綴色彩光澤,最後經過高溫燒出,產生的化學變化,呈現出不同於平面的立體觸感。「在陶上畫畫是我畫圖的延伸,跟我一般用畫筆或電腦繪圖感覺很不同,更手感,更有趣,燒出來的效果我也很喜歡,有時跟預期中不一樣,會有意外的驚喜。」她因此愛上在陶器作畫。

薛慧瑩有一本草圖本,靈感來了就在筆記本畫上各式各樣的器物、植物。她尤其喜歡植物,只要看到特殊造型的花草,就會記在本上,當作下一次作畫的靈感素材。每每完成作品,她會在本子中記載用了什麼陶土、熟料土、泥漿、化妝土、釉料,以及素燒後的效果,當作下次創作的經驗值。但對每次畫面的構思,有更多時候是興之所至,隨機發生。

貓小缽。熟料土捏製的缽身是用鐵紅釉料畫上兩隻可愛的傻貓。缽身呈現凹凸不平的樸拙感,把玩起來很有手感。

貓小缽。熟料土捏製的缽身是用鐵紅釉料畫上兩隻可愛的傻貓。缽身呈現凹凸不平的樸拙感,把玩起來很有手感。

《尋找理想中的不完美意象》
陶器是她畫板的延伸,不管是杯子、盤子、碟子、小缽,薛慧瑩在她親手捏製的器皿上作畫,寫意的畫風與器皿融為一體,握在手心中更有一股暖呼呼的感受。在捏製過程中,手中握著濕潤的陶土,有一種渾厚紮實的份量感,手指勁兒反覆來回揉捏,更是要捏出心中想要的意象,「手指跟陶土的互動很舒服,是一種放鬆與放空」,塑型過程通常要花一個下午,有時甚至耗上數週,對薛慧瑩來說,長時間的醞釀,就是要捏出理想中「不完美」的形象。

「我不是一個專業的陶藝工作者,也沒有花很多工夫在做陶、燒陶,只是因為喜歡才做。」她不刻意追求工法上的精緻完美,要讓捏出的陶器保持初學者的樸拙感,像是圓的有些稜角的盤子,杯口稍稍傾斜的缽,但配上她溫潤的畫風,就像是上帝在祂捏製的泥偶上吹了口氣,她的陶器因而有了靈魂,有了生命。

就算作品在店家詢問度非常高,只要擺出很快就會銷售一空,她卻不願太過密集產出,「像我的插畫一樣,我不喜歡太工業,太精緻的東西,我很怕做得太多進步太快,所以就有一搭沒一搭的做著。」

在創作上,看似簡單的東西通常難度更高,看起來樸拙的創作,要心領神會的境界更不容易,「像是我最喜歡台灣插畫家達姆,他的作品看起來很寫意,不刻意追求完美,但在構思和畫畫的時間卻非常的久。」而為了要留住這份原始手感,不要變得匠氣,她寧肯讓自己慢慢來,心之所向的創作。

歲月靜好。白陶盤中畫有一張木桌,桌上擺有一些瓶罐杯具,桌下伏卷著一隻黑貓,呈現薛慧瑩所嚮往的美好生活

歲月靜好。白陶盤中畫有一張木桌,桌上擺有一些瓶罐杯具,桌下伏卷著一隻黑貓,呈現薛慧瑩所嚮往的美好生活

《在生活中找到創作風格》
在搬到龍潭之前,薛慧瑩住在新店,在童書出版社上班,當一名朝九晚五的美術設計,「環境對創作真的影響很大,如果我還住在新店,可能就畫不出我現在的東西。」她的工作室就是住家,是一棟兩層樓有著大面落地窗的房子,有著大大的院子,裡面有菜園,有花草,有樹木,樹的上頭還有一窩可能隨時會飛出叮人的蜜蜂。

隱居鄉林的插畫家,清晨踏到院子就能呼吸新鮮空氣,午後斜陽灑進工作室,望出窗外看見樹木隨著風輕輕搖曳,好不自在的人生。薛慧瑩與同樣是插畫家的先生,兩個小兒子,兩隻狗,一同住在這個遠離都市塵囂的夢幻地帶,照顧家庭之餘,平常就過著接案、畫畫、設計、做陶的創作人生。「我發現搬到這後,內心好像有個部分被釋放了,每天聽著蟲鳴鳥叫,五感好像都被打開了。」

薛慧瑩的插畫除了質樸,也帶有一股濃濃的在地懷舊風味,「環境真的會影響一個人,人到了一個年紀,就會開始關心土地,關心周遭的一切,關心大自然。」住在這舒適恬淡的鄉間,薛慧瑩開始觀察樹木的變化,「我很喜歡看樹,有時也會邊看植物邊寫生。」她將這樣的生活反映在作品當中。「其實風格不是找到的,而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就會定調你的風格。」就如同她的作品,一切的發生都是那麼自然。

初秋。白陶盤中畫有長相類似蒲公英的奇異植物。盤中的花盆刻上像棧道的刻痕,上頭有一隻可愛的貓咪在行走。

初秋。白陶盤中畫有長相類似蒲公英的奇異植物。盤中的花盆刻上像棧道的刻痕,上頭有一隻可愛的貓咪在行走。

《一個遠離喧囂塵世的故事》
薛慧瑩喜歡自然,喜歡動物,除了畫樹木盆栽,最常出現在食器上的畫作就屬貓、狐狸、鳥,像是《歲月靜好》盤器,桌角邊伏卷著一隻貓兒,安靜的畫面由此流露一股生命力,現實生活中沒有養貓,「因此我養在畫中」。偶而她也會捏製造型可愛小動物,捏出的柴犬、貓咪、小熊,儘管看起來有些笨拙,但無論是表情或肢體動作,在某個點上卻又栩栩如生,以神取勝,如果擱在案頭,還頗有療癒心靈的作用,看不出她學陶作沒有幾年。

「欸,到底做幾年啊?我也不太記得,小孩子那時幾歲了?」時間彷彿在她的國度靜止,或者說也不是那麼重要,她的個性似乎反映出她畫中的風景,訴說著一個靜謐的、純樸的、緩慢的, 消逝年代中不食人間煙火的故事。那裡有著平行於這個喧囂塵世的美好生活,一個在她內心中的理想世界。在那,薛慧瑩找到成為一名藝術家的最舒服狀態。

 

好吃18:時間的味道 食材、記憶與技藝之味。

好吃18:時間的味道 食材、記憶與技藝之味。

《閱讀推薦》
說到「時間的味道」,第一個想到的會是什麼?
是阿嬤的醃漬菜、外公愛吃的金華火腿、還是自己珍藏的起司、紅酒?
是總鋪師的好手藝、烹調上的老經驗、還是一生懸命的料理精神?


相關連結

好吃18:時間的味道 食材、記憶與技藝之味

【玩味食器】插畫家薛慧瑩的陶作食器 食器 陶藝 陶器 餐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