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08 收藏

毒茶流竄,來場茶葉微革命~~台灣藍鵲茶

文/編輯部整理‧圖及資料來源《好吃17:喝杯台灣茶 產地X品種X工藝X茶人》
4 3686

茶葉含農藥新聞又像是沒完沒了,似乎又要麻痺了,麻痺的結果是管他什麼茶,乾脆都別喝比較省心,雖然消極但無可厚非。但不妨也藉這個機會,認識一下那些願意與萬物永續共生的茶農,不僅要讓人安心喝茶,也要讓農場裡的生物快樂地生活。

種茶,也能創造動物、環境與人的永續共生。(照片/新鄉村協會提供)

種茶,也能創造動物、環境與人的永續共生。(照片/新鄉村協會提供)

「我們這邊的茶啊。都吃好料的,茶農會用酒糟堆肥當肥料」。說這句話的是推行台灣藍鵲茶的靈魂人物,前中華鳥會秘書長,台大城鄉所博士班學生黃柏鈞。

從最初幫鳥會執行坪林茶農多元就業方案,到後來決定「潦落去」和茶農一同經營「台灣藍鵲茶」品牌,整個團隊跑得又快又精準,短短兩年,不但發展出穩定的通路與消費者,也提出完整的論述與例證,與其說他們在做有機茶,不如說他們是以茶為媒介,創造動物、環境與人的永續共生。

《里山精神,不只保育環境,也把人與社區加入》
一八七二年全世界第一個國家公園「黃石公園」成立,為保護公園內豐富的生態與物種,政府特別設立各種限制,避免人為的破壞。

將一個地方圍起做公有地,限制開發是長期以來的保育觀念,但近幾年保育界開始思考,此種把人排拒在外的保育方式是否是唯一?尤其當鄰近城市的郊山,越來越常面臨開發與否、如何開發等難題時,能否有新的保育概念來詮釋。
 
「里山倡議」(Satoyama)為這個難題提供了解答。「里山」是在二○一○年「第十屆生物多樣性締約國公約會員大會」由日本提出,日文的意思是指:環繞在村落周圍的山、森林、草原等,包含社區、農業、池塘、溪流、山丘等混合地景。「里山精神」指的便是,居民在環境的合理使用下,一面維持生物多樣性,一面支撐聚落產業,達到人與環境的和諧共生。

因翡翠水庫水源保護區的關係,坪林從一九七九年即被限建,限建雖保護了地景與生態,也限制了開發,造成產業蕭條。里山精神替世界的保育趨勢豎立了新典範,不再是開發或保育的零和遊戲,也不是保育部分,開發一點的互相妥協,而是從生態永續的在地產業著手,在環境與人的生存尋找平衡。
 
目前全世界已有不少成功的里山案例,曾到日本豐岡參訪「東方白鸛米」的台灣藍鵲茶,便決定引進日本的里山精神,來為坪林的茶產業尋找新出路。

坪林的茶產業很完整,從種茶、採茶到製茶都有,且多是家庭式的一條龍處理。

坪林的茶產業很完整,從種茶、採茶到製茶都有,且多是家庭式的一條龍處理。

《從東方白鸛米到台灣藍鵲茶》
卡通裡裝著寶寶的送子鳥是歐洲白鸛,東方白鸛和歐洲白鸛同種,曾遍佈於日本天空。一九六○年代綠色革命,因農地大量使用農藥、化肥,使仰賴水田生物維生的東方白鸛體內驗出超過八萬倍的農藥,其所生的鳥蛋,也因蛋殼過薄無法孵化,有了生存危機。

二戰期間,日本為追求經濟發展,大量砍伐白鸛最愛築巢的松木,使最後一隻野生的東方白鸛於一九七一年消失於豐岡市的天空。
 
東方白鸛的消失,對豐岡人來說,有著不可言喻的失落,卻也因此開啟了保育的契機。為了讓白鸛有一天能重回天空,豐岡人不但於一九八九年以人工成功孵育雛鳥,更輔導在地農民減少農藥使用,恢復鳥類的棲地健康,還發展出當地特有的︱「白鸛護育農法」,成立品牌「東方白鸛米」、帶孩子到白鸛田生態教學、閱讀早期白鸛和人類共存的耕作史、每週兩次營養午餐吃白鸛米、走在街上也隨處可見白鸛悠遊於藍天的標誌…… 由下而上凝聚居民的保存意識,讓保育白鸛的概念與行動深入人心。
 
如今,整個豐岡市已有超過一百五十隻的東方白鸛,包括四十七隻的野放與超過一百隻由公園飼養,而這個水田復育白鸛的故事,不但成為全世界重要的里山案例,也被日本人所津津樂道,使「東方白鸛米」的價格雖是一般米的兩倍,在消費市場上仍大受歡迎。
 
 

黃柏鈞(右)幾乎每天都要上坪林一趟,不時和茶農到茶園裡走走看看。

黃柏鈞(右)幾乎每天都要上坪林一趟,不時和茶農到茶園裡走走看看。

《與社區共生的台灣藍鵲茶》
在北宜高尚未通車前,坪林是北部地區到宜蘭、花蓮「九彎十八拐」的必經之地,大家習慣到坪林休息、喝茶、買顆茶葉蛋,當時有所謂的「奉茶」經濟,北宜高通車後,奉茶經濟掉了九成,坪林的茶產業也跟著一落千丈。
 
原本希望能輔導茶農轉型為生態導覽員,但後來發現這其實是在不理解在地脈絡下所提出的「天龍國」方案,當地有人種茶種了七、八代,對大部分的坪林人而言,茶還是他們最熟悉在意的東西。
 
不過在地的茶農多還是以慣行農法種茶,且因茶價低落,為增加產量,更是用盡各種方法,而坪林正位於翡翠水庫集水區,台北市喝的每一口水都是從那邊來的。

坪林是台灣藍鵲的重要棲地,也是環境好壞與否的生態指標。

坪林是台灣藍鵲的重要棲地,也是環境好壞與否的生態指標。

黃柏鈞因鳥會成員身份,很自然的便想到以鳥為名來成立茶品牌,「大冠鷲茶」、「小彎嘴畫眉茶」都曾是他的口袋名單,後來因為藍鵲是台灣特有種,且又有「巢邊幫手」之稱,當有母鳥生寶寶時,其他鳥兒都會來幫忙,很像早期台灣農村,今天你幫我收成,明天我幫你曬榖的「伴陪」制度,加上坪林是台灣藍鵲的重要棲地,也是環境好壞與否的生態指標,當一群藍鵲聚在一起吱吱喳喳時,也很像台灣人的熱情吵鬧,整個台味十足,「台灣藍鵲茶」因此而生。
 
本身是台大博班學生,黃柏鈞遂邀請城鄉所張聖琳老師加入,使台灣藍鵲茶無論在資源或論述上都更形豐富。他們以比市面高出三倍左右的公平貿易價格收茶,鼓勵農民友善耕作,舉辦社區農學體驗、茶交流工作坊、還讓大學生、研究生上山幫茶農的孩子輔導功課。由於坪林的山路崎崎嶇嶇,專門負責接送大學生上山課輔的黃柏鈞笑稱:「往往送到最後一個時,剛好又可以去接第一個回家了。」
 

透過大規模的友善耕作來保育整個坪林的生態與地景。

透過大規模的友善耕作來保育整個坪林的生態與地景。

對台灣藍鵲茶來說,賣茶只是為了創造一個經濟模式,讓更多的茶農可以加入,他們真正的企圖是希望透過大規模的友善耕作來保育整個坪林的生態與地景,因此提出了四大原則,包括:一、一定要友善耕作,不可施用農藥。二、只能用現有的茶園面積轉友善耕作,不能新砍伐擴大面積。三、企業認養必須以「面積」為單位,不能以「產量」為單位,避免農民為了增加產量胡亂用藥。四、所有合作茶農的植被必須符合法定坡度,以照顧當地的水土保持。
 
他們想要創造一個品牌,讓大家知道種茶可以友善環境又賺錢,他也鼓勵青年回鄉創造自己的友善品牌,唯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保育與宣傳的效果才會更好。

舉辦活動,讓孩子參與製茶。

舉辦活動,讓孩子參與製茶。

《消費意識抬頭,茶桌上的微革命》

細數這兩年經營台灣藍鵲茶的歷程,黃柏鈞說:「這才是茶農該有的價值與尊嚴。」由於台灣藍鵲茶的收購價高,打亂了坪林當地原有的收購習慣,其實二十年來市場上坪林茶漲了不少,但茶商向茶農的收購價卻一點都沒變,他們只是讓茶農得到該有的利潤。
對原本實行慣行農法的茶農而言,不用農藥、化肥等改變,內心可得經歷一場不小的革命,但當他們看到,自己種出來的茶不但可以保育環境,還被好好的包裝設計,雖然產量變少,但價格與身為茶農的價值都提高時,漸漸有茶農願意積極參與,並跟著一起舉辦了不少讓消費者體驗茶事的活動,不但把台灣藍鵲茶的故事發散出去,也讓大家離坪林的茶更近一些。

當茶農願意放下原先的慣性,犧牲產量與工作時間來換取對萬物的友善,當消費者願意理解成本差異,以較高的價格來購買產品時,買賣便不再是秤斤論兩的交換關係,而是蘊含了另一種更高的價值―對土地、環境與彼此的關懷。這是生產端與消費端的小革命,也是互相支持的理解與承諾。
 
不過,喝茶的人一定會問,友善耕作的茶到底好不好喝?二○一三年台灣藍鵲茶獲得「新北市春季文山包種茶比賽優良獎」。所以這個問題,還是留給大家仔細品嘗了。
 

Eco Food 生態食材!小農田大宇宙,自然農場裡的復育新運動!

Eco Food 生態食材!小農田大宇宙,自然農場裡的復育新運動!

《閱讀推薦》

•什麼是生態食材?在有機發展已逐漸成熟下,生態食材為何崛起?本書將帶給顧健康、愛地球的您,一定要知道的食材新觀念。
•國外里山案例分享
•九個農人與牠(農地裡的生物)的耕作二三事。
•牠(農地裡的生物)是生態指標,也是食安守門員;守護牠,就是守護地球與自身健康,在食不安心的時代,農地上的生態,比檢驗數據更有公信力!


相關連結

Eco Food 生態食材!小農田大宇宙,自然農場裡的復育新運動!

毒茶流竄,來場茶葉微革命~~台灣藍鵲茶 台灣藍鵲茶 茶葉 綠保食材 生態食材 綠色保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