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8 收藏

《龔詠涵》芋頭配番薯,雞同鴨講不清的酒釀

文/龔詠涵‧圖及資料來源《酒娘心:從眷村幸福酒釀開始》
8 5662

從小住在內壢的眷村「自立新村」,最期盼就是聽到賣酒釀的老伯伯用渾厚又充滿鄉音的嗓音高喊:「甜∼酒∼,甜∼酒∼」老伯伯推著一輛腳踏車,後座的兩旁分別掛著一個大箱子,裡面裝著酒釀,這些酒釀都是裝在小陶甕,要買酒釀的就拿自家的碗來裝,每當這時候就會看到各式各樣容器出現在老伯伯的四周,等著他將陶甕裡的酒釀倒進客人拿來的碗中。

雖是平凡的甜酒釀,卻負載著許多人的鄉愁。

雖是平凡的甜酒釀,卻負載著許多人的鄉愁。

在酒香四溢的腳踏車旁,我總是小心翼翼地捧著碗,抬頭望著老伯伯;酒香刺激著我的味蕾,讓我一邊嚥著口水,一邊期待他趕緊注意到小個子的我。每次老伯伯接過碗,就像是非常了解我的心情似的,總是等陶甕裡的酒汁滴完,再甩個兩下,才會將裝酒釀的碗交還給我,令我覺得既幸福又滿足。

可是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老伯伯就沒有再推著酒釀的車子出現了,後來我才知道是年紀大了,沒有體力再做酒釀。沒有酒釀的日子總覺得生活中缺少了什麼,直到父親開始自己做酒釀,我才再度吃到熟悉懷念的童年滋味。

不過,父親可不是本來就會做酒釀的喔!而是靠著自己摸索、實驗,請教別人,不斷地嘗試、調整,直到回家鄉取經,才成功做出故鄉的酒釀滋味,讓母親品嘗到真正的酒釀。這段心路歷程是我們家酒釀的誕生故事。

父親出生在湖北省潛江縣,1949 年隨著通訊部隊撤退來台,而母親是土生土長的台灣姑娘,結婚以前聽都沒聽說過什麼是酒釀。

母親告訴我,結婚後,父親休假時常常窩在廚房裡,說要做好吃的酒釀給她吃,那是她第一次聽到「酒釀」這個名詞。

她描述父親忙著洗米、蒸米,還把煮飯鍋用睡覺蓋的棉被包起來,說要找個好地方藏著不讓人碰,這些舉動完全顛覆她的思想,她實在無法理解「飯」為什麼要「蓋棉被」,而且還要蓋好幾天。雖然覺得很新奇,但等到最後她依舊滿頭霧水,答案揭曉那天,她只看到一鍋發了霉的飯,還有一臉失落的父親。

好吃的「酒釀」沒有做成功,父親也無法讓母親知道「酒釀」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滋味?

作者父親自製的秤子,精確度不輸電子秤,是自立甜酒釀的傳家寶。

作者父親自製的秤子,精確度不輸電子秤,是自立甜酒釀的傳家寶。

以鄉愁堆疊出記憶中的家鄉味
那一鍋失敗的酒釀,對父親來說是一鍋濃濃的鄉愁。當年父親一個人來到遙遠的台灣,與親人完全斷了音訊,更不知此生能否再相見⋯⋯每天思念著家鄉的父母,所有的思念全化作一道道腦海中的家鄉味。他回想在家時,我的奶奶是如何在廚房為全家人準備餐點,不斷打撈記憶中的香氣、印象中的食譜,藉由這些美好的回憶,重現往日情懷。

所以小時候家裡常吃到自己擀皮的餃子,自己做的麻花卷、甜甜圈及像蝴蝶結一樣的小脆餅。逢年過節,父親還會做滿滿一桌的家鄉菜,令人記憶深刻的是粉蒸肉、珍珠丸子⋯⋯等等。當時以為父親在家鄉時一定很會煮菜,直到長大後,才明白這是父親懷念家鄉、想念家人的一種方式。

他憑著瑣碎的記憶片段拼湊出這些家鄉味,把思鄉之情化成盤中飧。小小年紀的我,只知道開心地吃父親煮的家鄉菜,從來不知道這背後的意義,直到年過半百,才理解父親當時內心的百感交集與那永無止盡的鄉愁。

酒娘心:從眷村幸福酒釀開始:每天一湯匙甜酒釀,養生、美容、調整體質,好吃又簡單。

酒娘心:從眷村幸福酒釀開始:每天一湯匙甜酒釀,養生、美容、調整體質,好吃又簡單。

《閱讀推薦》
本書以溫暖、蘊藏豐沛情感的敘事風格,記敘作者傳承家中幸福甜酒釀的心路歷程,並回溯她心目中有如馬蓋仙般擁有萬能巧手的父親,為了一解鄉愁,嘗試憑記憶摸索複製家鄉味酒釀所遭遇的故事。
 
行文流暢、趣味之餘,更巧妙引領讀者探索酒釀裡的文化,了解酒釀的歷史起源、成分與益處,並且詳細解說酒釀製作步驟、獨門心法,分享眷村酒釀的養生秘方、美容與調味應用,以及四季酒釀經典、創意的冷熱吃法。


相關連結

酒娘心:從眷村幸福酒釀開始:每天一湯匙甜酒釀,養生、美容、調整體質,好吃又簡單。

芋頭配番薯,雞同鴨講不清的酒釀 酒釀 龔詠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