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2 收藏

鼓動雜糧種植風潮,「喜願共合國」施明煌

文/馮忠恬‧攝影/林鼎傑、喜願共合國提供
1 4378

因為一句話:「我們來教孩子做麵包吧!」讓施明煌的人生大轉彎,也讓台灣小麥有了被看到的機會。從原本的百萬年薪經理人到喜願烘焙坊創辦人,一般人視為公關語言的玩笑話,在他不願「輕諾似瓦言」的堅持下,改變了農村的地景地貌,也影響了我們吃下去的味道。

2015的「麥田小食光」活動,施明煌(左三)與農民們,捧著剛割下來的台灣小麥。

2015的「麥田小食光」活動,施明煌(左三)與農民們,捧著剛割下來的台灣小麥。

《當個快樂的傻子》

擁有電子與管理背景的施明煌,原本是機械製造廠的生產部副總,負責整個廠區的生產部門。內心熱血,有著社會關懷的他,把工廠部分零件包裝的活兒,包給附近照顧身心受限朋友們的保育院。
 
一九九〇年初,面對著中國大陸的低價競爭,工廠決定自動化,把每組零件包裝的兩毛錢給省下來。那天施明煌到保育院和院長說明終止合作事宜,看到院長擔憂的眼神,便說:「不然我們來教孩子做麵包好了!」一句看似安慰的玩笑話,卻改變了他與台灣不少農地的命運。
 
施明煌先是自掏腰包, 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一日愚人節當天,成立「喜願麵包坊」。當時施明煌即已確立一個目標:不請麵包師傅。他把製程、廠區動線、空間配置全都標準化,決心訓練這些孩子自己做麵包,讓喜願成為一個自給自足的社會企業。擁有管理背景的他,原以為只要把一切設計好,應該就沒問題,結果三個月下來, 營業額才7萬元,扣掉每個月的房租、人事、水電與原物料,不只沒賺錢,還整個大賠本,這樣下去,不到一年喜願麵包坊一定會落入跟政府申請補助,或跟企業募款等方向,跟他想要的自給自足社會企業想法不符,因此,他便跟公司提了辭呈,決定整個人潦落去。
 
回憶起這段往事, 他說最反對的是父親,父子關係緊張,父親一直要到第四年才肯吃他的麵包。當時提辭呈時老闆也說:「好吧!留不住你,你就去當個快樂的傻子好了!」卸下經理人的職位後,施明煌進到保育院和身心受限的孩子一起工作,密切的相處,改變了他的個性:「其實你在看一個身心障礙的孩子,他表現出來的,就像你的鏡子。你說你的重複性、你的固著、你的不合理性,他都會告訴你,因為你要一直導正他,導正到最後你會覺得自已好像也是這樣,所以會洗滌心靈,初期真的會非常非常氣,可是到最後你會非常欣賞他。」跟孩子一起工作的那四年,讓施明煌的收穫很大,他笑著說自己當時真的是宇宙無敵大騙子,孩子一來就得安撫情緒說:「你今天好好做喔,我們待會來舞龍舞獅。」每天都要有不同的梗,想不同的方法,直到現在,麵包坊的獅子都還在。
 
原本嚴肅、重效率、處處精準的高薪經理人,成了不時發出爽朗笑容,和農民站在一起,工作多到什麼都要兼的「施總兼」。秉持著不接受捐款、不申請補助、不向社會募款的原則,四年後烘焙坊損益兩平、自給自足。
 
直到二〇〇七年因金融與糧食危機,原物料上漲,麵粉價格貴到驚人,施明煌開始察覺,過度依賴進口的危險,也才發現,台灣的糧食自給率竟只有三成。

小麥田。

小麥田。

《撥開歷史記憶,台灣曾種植小麥》

台灣人的稻米消費量, 從一九七二年的一三三公斤,下降到二〇一四年的四十五公斤;相反地,小麥的消費量從二十七公斤,上升到三十六公斤,小麥和稻米幾乎成為國人的雙主食。
 
三成多的糧食自給率, 卻有二十一萬公頃休耕地。翻開歷史資料,日治時代,台中、彰化、雲林、嘉義、台南沿海一帶,都有種植小麥的記錄,尤其台中大雅更是重要產區,屬溫帶作物的小麥,剛好趁著每年的秋末到春初生長。
 
這位校長兼撞鐘的施總兼,便在台中大雅開啟了他的「麥田狂想曲」,和農民契作小麥,一方面活化休耕地、自產自用,增加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另方面因小麥屬粗放型農作,很適合老人家,面對著農村高齡化的事實,是個好選項;加上他又以不毒鳥、不用農藥、除草劑、不施化肥的方法和農民契作,對土地與生態都友善。
 
二〇〇七年小麥價格高漲,大家初聽到這個點子都很支持,到了二〇〇八年雷曼兄弟垮台,麵粉下跌,大家開始沒興趣了,那時才是施明煌的最大挑戰:要繼續種嗎?還是順著市場的利益機制,回頭用低價的進口小麥?笑著說自己是那種「做一件事就要讓全世界都知道」的個性,既然都已喊出口號,希望幾年後可以種到多少公頃,支票開出了怎能不兌現?更重要的是,他其實有股想要反抗體制的精神,想去驗證自己的理念與論述是否可行,就在很多人都說:「總兼你這個想法很好,可是……」的懷疑底下,繼續前行。

2015.07.11喜願召開契作會議後與所有與會農民夥伴合影。

2015.07.11喜願召開契作會議後與所有與會農民夥伴合影。

《帶領台灣小麥復耕運動》

其實, 台灣不少老一輩的人幼時都有見過麥田, 在施明煌全台走訪, 鼓勵小麥復耕下,二〇一一年喜願小麥的契作面積已達二十七公頃,有四十四位農友加入。那年,也是施明煌決定要讓台灣麵粉進入市場的關鍵年,當費心找到願意加工的麵粉廠, 把首批學甲李煌南種植的十三噸小麥送進宏興麵粉廠,看到白色的麵粉被磨出來後,大家都很感動,施明煌說:「麵粉磨出來後,用途才會多元,這也讓我的信心大增,相信台灣麵粉有非常大的討論空間,市場價值也會開始出現。」二〇一一年九月,施明煌更是往前大邁一步,確立了與台灣最大麵粉廠﹁聯華實業﹂的合作關係。喜願契作的小麥農友,聯華負責收購、加工,甚至在行銷、通路與農友之間的陪伴關懷也著力甚深。這場被媒體形容為﹁台灣最大麵粉廠「與﹁世界平均栽種面積最小麥農」的結合,替台灣小麥的種植增添了柴薪,使本土小麥的種植之火,越燒越旺,到二〇一四年的「麥田7.0」,契作面積已達五百公頃。

喜願大豆特工隊—黃豆收成。

喜願大豆特工隊—黃豆收成。

《除了小麥,還有大豆特工隊》

從為了解決麵包坊的原物料開始,到實際種植、契作,深入以後,發現這絕非單一問題,而是整個農村、農業的問題。雖高舉著糧食自主的旗幟,但小麥的契作,並非越多越好的極大化,相反地,還要思考整個系統的多元性與文化價值。
 
小麥與施明煌最切身相關,所以他從小麥切入,後來又加入了黃豆、蕎麥、芝麻、黑豆等雜糧,除了原來的「喜願小麥農友團」,陸續成立了「大豆特工隊」、「咱糧俱樂部」。施明煌說:「假設今天在這個系統裡,我只單純的告訴你,我們今天來種小麥,我會覺得這樣的契作有風險,就像個掠奪者一樣,因為小麥一年只有一季,當你把小麥拿走,土地交給農民,禾本科跟禾本科一直輪作,對土地是不好的,病蟲害的代間史不會斷掉,在談雜糧種植,切入的點,不能從單一角度,土地的多元輪作應該是一個策略而有系統的思維,這樣的輪作關係才健康。」
 
施明煌把工作內容越推越廣,不只系統性的思考其他雜糧種植的可能,也開發各種小麥商品、陪伴農友、和加工業者合作、舉辦活動與社會對話,希望以系統且完整的思維,面對台灣農業未來的全球化挑戰。
 
這場非典型的社會運動,點滴成形,有越來越多的農友,加入了這場雜糧復興運動,雖然並非每個都是喜願的契作戶,但隨著媒體的報導、農友意識的覺醒,風潮越吹越旺,糧食自給率的問題也逐漸被社會所關心,且加入的農友多半是以無毒、甚至有機的方式種植非基改品種,對土地與消費者的健康都更有保障。

當雜糧議題已越來越多人重視,施明煌希望可以在食農教育以及農友、客戶間的感情上深耕。

當雜糧議題已越來越多人重視,施明煌希望可以在食農教育以及農友、客戶間的感情上深耕。

《下個目標:深耕生根》

吹起雜糧復耕之火,目前的契作面積也進展到了五百公頃,施明煌說接下來要盤點手上現有的客戶,並到各地進行社區教育。
 
當台灣小麥有一定產量時,復耕小麥便不只是一個議題或理念,而得面對市場的嚴峻挑戰。
 
小麥不像水果,可以進入一般的交易市場,或去公開市場俗俗賣,麥子沒有大眾市場,且要經過加工用途才廣。二〇一一年喜願即開發出全麥麵條,以麵條去化小麥收成後的儲存壓力。二〇一四年整年,施明煌也都在努力開發各種商品,從小麥啤酒、小麥醇汁到麥味噌、蘇打餅乾,企圖找出台灣小麥與市場的對話窗口。
 
備齊商品的多元性,接著,便是擴展、深耕原有客戶,看還有沒有哪裡可以再加把勁? 另方面,他也和聯華實業啟動﹁強納森行動號﹂計畫,預備從各個契作的社區開始深耕,推廣食農教育,探索台灣雜糧的未來。
 
腦中永遠有新點子的施明煌,談到強納森計畫興奮的像個孩子,他指著歐翼車想像未來的各種可能,目前太陽能板已裝上,以後只要車子開到哪兒都可以辦活動,自己發電,現場要煮個麵條也方便,接下來,施明煌還打算彩繪強納森,讓他開出去就拉風。
 
當雜糧議題已越來越多人重視,不同於之前總是衝衝衝的點火角色,明年他規劃為「定根的一年」,希望可以在食農教育以及農友、客戶間的感情上深耕。「喜願小麥互助公基金」也於今年下半年啟動,由契作農戶根據種植面積提撥金額(喜願和聯華也會相對提撥),當某個農戶有農災發生時,能互相幫助,增進彼此的緊密度。
 
從一個高階經理人,到什麼都兼的施總兼,為了解決問題,施明煌越走越遠。他說:「在天地一沙鷗裡,有個主角叫強納森,海鷗就是在海邊撿拾魚,大家都說,你就乖乖在這裡,每天就有好吃的東西,不過強納森喜歡飛行、挑戰極限,追求生命中的可能,雖然常就被別人笑,也曾摔傷,飛不上去,但他還是一樣堅持自己的方向,後來當他飛得很高,能夠突破、肯定自我時,他開始去告訴別人,我們要怎麼追尋自己。」
 
接下來,施明煌準備要乘著,裝著滿滿太陽能量的強納森去各地食農教育,這是台灣雜糧的深耕突破,也是他勇於飛翔的理想實踐。

《data》
喜願共合國
產地:彰化芳苑與全省各地契作
面積:500 公頃
種植作物:小麥為主、芝麻、黑豆、黃豆、蕎麥等,並開發各式商品。
電話:04-8965-455
臉書專頁:喜願小麥農友團、喜願大豆特工隊、喜願咱糧聚樂部、喜願麵包工作坊
網站:http://naturallybread.yam.org.tw/

餐桌上的五穀雜糧百科:從產地、料理到營養,關心身體與土地的全食材事典。

餐桌上的五穀雜糧百科:從產地、料理到營養,關心身體與土地的全食材事典。

《閱讀推薦》

五榖雜糧,不是芝麻綠豆小事,而是身體與土地的美味進行式。
當農夫用最好的方式種植、當我們每天都能吃一點來照顧自己時,這種粗食的滋味~身體最懂!


相關連結

餐桌上的五穀雜糧百科:從產地、料理到營養,關心身體與土地的全食材事典

雜糧 小麥 大豆 喜願共合國 施明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