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1 收藏

美好花生,傳承農村媽媽的美好自家味

文/莊安華‧攝影/吳東峻 (本文摘自農委會水土保持局出版「農村好樣」一書)
0 2036

被父母視為「再平常不過」的農家生活事務,在鍾順龍、梁郁倫這對30多歲回鄉定居的年輕夫妻眼中,卻是溢滿溫暖人情、生活智慧、愛護土地與慢活健康的好價值。維持並發揚農村生活價值,成了他們夫妻現在最樂於投入的工作。

農作物的生長收成,事關一家人肚子的溫飽。

農作物的生長收成,事關一家人肚子的溫飽。

凌晨5點多,金黃的晨光照耀在花東縱谷平原上。住在花蓮鳳林鎮街上的鍾順龍、梁郁倫,已經起床端坐在餐桌前,吃著鍾媽媽劉秀霞煮好的早餐。早餐用畢,鍾媽媽與鍾爸爸鍾煥年就騎車上山去照顧果園的柚子與柿子。而鍾順龍、梁郁倫收拾了碗筷後,拿出快速爐、大鐵鼎、大竹簳、剝好的完整花生仁、細沙、鹽,準備開火炒花生。

爐子烈焰把整個廚房烘得熱乎乎的,鍾順龍、梁郁倫輪流拿著鍋鏟,不停地翻炒著花生,兩人因此也都練出了鐵臂;到了中間休息空檔,吃些點心後,再繼續上工;不到中午12點,就已經做完當天所有工作。「下午沒工作,就很輕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晚上也早早在9點、10點就睡覺了。」鍾順龍坐在茶桌前悠閒地泡茶,談到他們夫妻現在的生活作息已經完全跟著農村節奏走。

鍾順龍、梁郁倫夫婦。

鍾順龍、梁郁倫夫婦。

​《返鄉為花生產業創價》
這對出身農家、擁有海外留學高學歷的小夫妻檔,4年前原本都在台北工作。當過報社攝影記者的鍾順龍是個自由攝影師,而梁郁倫則做藝術策展的規畫。

當時,他們本來打算在台北買屋落戶,一直工作到退休再回鄉養老。然而,面對台北都會的高房價,要把沒日沒夜辛苦工作賺來的錢押入房貸上,讓從事影像工作的鍾順龍感嘆「這樣哪能有錢可以繼續做創作!」

使用鳳林在地種植的花生。

使用鳳林在地種植的花生。

於是,夫妻兩人決定提早在30多歲的年紀,辭掉工作先完成老來返鄉的計畫,把所有家當搬回花蓮鳳林,接手經營媽媽的炒花生事業,生產「美好花生」品牌的鹽炒花生、花生醬,以及代銷鍾爸爸、鍾媽媽有機栽培的南瓜、大白柚。炒花生,是過去農村每戶人家都會自己動手做的食物。鹹香酥脆的花生拿來配飯,滋味極好,是許多阿公阿嬤吃飯不可缺少的小菜。他們堅持使用鳳林在地種植的花生,粒粒嚴選、售價平實,藉著台灣成熟的網購宅配管道打出市場,成為人人買得起的平價美味,也因此讓鳳林花生產業鏈得以繼續運作下去。

以合理價格收購鳳林在地花生進行加工,讓當地老農願意繼續下田種植花生。

以合理價格收購鳳林在地花生進行加工,讓當地老農願意繼續下田種植花生。

因為挑剔品質、支持在地農業的鍾順龍,以合理價格收購鳳林在地花生進行加工,讓當地一些7、80歲的老農夫願意繼續下田種植花生、供貨給他們,而鎮上的阿婆阿嬸們也有了剝花生仁的零工可做,賺些收入穩定的零用錢。在陽光燦爛的午後,睡飽午覺的婆嬸們大聲吆喚著街坊鄰居三五人,拿著小凳子、小工作桌,坐在門前廊下,邊閒話家常、邊剝花生仁,有溫度的人情交流盡在其中。

已經在台灣東部大多數農地上消失的花生,透過創造產業鏈價值的農業經濟,正為鳳林延續著昔日那份單純質樸的農村生活面貌。「這就是我認為『農村最有價值的東西』!」今年也加入種植花生、成為鳳林最年輕花生農夫的鍾順龍說。

農業能有合理的利潤,才有辦法按部就班、產生規模,維持農村生活的價值。

農業能有合理的利潤,才有辦法按部就班、產生規模,維持農村生活的價值。

學藝術的鍾順龍並非透過賺取一般商品的高額利潤,去創造農村生活的價值,「生意人一定要賺錢,但要賺合理的利潤。而我願意用合理價格收購花生,這樣做是希望有更多年輕人願意回來鄉下務農,大家在這農業環節裡得到合理的利潤,才有辦法按部就班、產生規模,維持農村生活的價值。」

然而鍾順龍父母親的那一輩農村居民,卻認為自己在平日與歲時節令要做的農務,是「再平常不過、最沒價值」的事情。但在鍾順龍與梁郁倫的眼中,種田收成、編製家庭用具、炒花生、包粽做粿、曬瓜醃菜脯才是他們夫妻現在最想學習、紀錄、傳承的工作,因為那裡面溢滿著現代人疏離已久的溫暖人情、生活智慧、愛護土地與慢活健康等好價值。

梁郁倫喜歡下廚,把擅長炒花生及各種農家料理的婆婆,當成學師求藝的導師。

梁郁倫喜歡下廚,把擅長炒花生及各種農家料理的婆婆,當成學師求藝的導師。

《​精彩的常民文化就在廚房裡》
骨子裡也狂愛農村生活的梁郁倫,喜歡下廚,把擅長炒花生及各種農家料理的婆婆──鍾媽媽,當成學師求藝的導師。

閩南人的鍾媽媽,當初嫁入客家家庭後,必須幫忙開農機修理店的鍾爸爸顧店,同時也要下廚張羅一家大小吃飯,遇到年節還得在婆婆嚴格的督導下,學會做好吃的米食點心。

鄉下每一戶家庭的媽媽,都會磨米炊粿、醃醬漬、做些自己拿手好菜。各家媽媽拿著自己得意的料理,彼此互換品嘗,展開良性競爭。精彩的常民文化,就在廚房裡交流著。菜餚與年節點心,是農村生活的一部分。梁郁倫回來婆家做媳婦,自動自發地找婆婆學手藝,邊做、邊學、邊問,「我去年自己磨米、仔細地爆香所有材料、獨立完成草仔粿,公公吃了後,說很像婆婆的口味,讓我好高興。」

為了傳承這項充滿歸屬感的「自家味」,梁郁倫決定寫書出版,婆婆也因此受到鼓勵,與另外一名朋友的媽媽示範24道米粿、醬菜、醃醬、果醬、拿手菜,由她動筆紀錄、鍾順龍拍照攝影,母子兩代共同完成一本充滿生命經驗與感動的私房食譜。

鍾順龍、梁郁倫從自家味發揚農村生活好價值。

鍾順龍、梁郁倫從自家味發揚農村生活好價值。

「做這一本書,寫了一年的時間,學了八成的手藝。其實我婆婆很喜歡種菜、不喜歡煮菜,喜歡下廚的我可以跟婆婆互補,婆婆高興地說我們兩人配得『嘟嘟好』。」梁郁倫說。

農村與土地互相依存,萃取出台灣常民文化生活的元素,收斂在生活的各個面向裡,而農村媽媽的自家味就是其中的一個好價值。接下來,鍾順龍、梁郁倫仍要繼續從這個自家味,發揚農村生活更多的好價值,讓農村的長輩更有自信。留住家的味道。

看似簡單的花生裡,卻有著婆婆讓孩子吃到最好吃、最健康食物的疼愛心意。

看似簡單的花生裡,卻有著婆婆讓孩子吃到最好吃、最健康食物的疼愛心意。

《向媽媽挖寶好手藝》
拿起鍋鏟,翻炒著炒鍋內的蒜頭,熱油慢慢地把蒜頭煎炸出酥香的氣味。「爆香都要很仔細!」梁郁倫盯著爐火小心翼翼地做著婆婆教給她的烹飪手藝。

下廚是鄉下媽媽都會做的事情,已經成了她們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每一家的媽媽都會迎合自家人喜好的口味,做出一道道有自家味的料理。

過去留學英國的梁郁倫,因為想家,當時不會做菜的她只好從味覺記憶與看過自己母親下廚的片斷印象裡,想出幾個似是而非的下廚步驟,把蔥花丟入油鍋爆香,做出一鍋滋味很差強人意的滷肉。那鍋滷肉讓梁郁倫明白了原來出門在外,若要吃有媽媽味道的料理,只能自己動手做。從那之後,她深深認同跟媽媽學下廚手藝的重要性。

婚後, 梁郁倫常常收到婆婆自己種植、經過嚴選、用心翻炒的花生。這是鍾家人最熟悉不過的自家味,這看似簡單的花生裡,卻有著婆婆讓孩子吃到最好吃、最健康食物的疼愛心意。於是,回鄉定居後,傳承婆婆的好手藝也成了她扛在肩上的使命。

花生醬。

花生醬。

「我婆婆會很多傳統料理,就像武功高深的師傅。她要教我手藝,就像是把武功祕笈給我,我一定要好好練功。練對、練錯,都還有她這位師傅可以問,我很珍惜這樣的學習機會。」梁郁倫說。

鍾家的自家味,從炒花生、各式各樣的米食點心到醃菜、醬漬等,都是鍾媽媽能夠一手包辦的拿手料理。於是,這婆媳倆待在廚房練功時, 是一唱一搭,感情好得不得了。但即使現在梁郁倫有了婆婆這本家傳手藝的武功祕笈,仍得在反覆練習中,融入自己實際操作的體悟,找出屬於自己這世代的價值。

古早味的花生,是以前鄉下媽媽自己動手揀選最好的花生仁,仔細用沙、鹽翻炒後裝入瓶裡,給家人或離鄉的孩子,當作米飯的營養配菜,幾顆炒花生就能配上一碗冷飯。花生也是傳統結婚禮俗的六禮之一,代表著多子多孫多福氣。會做女紅的鍾媽媽,還特地剪裁客家花布,縫出盛裝瓶裝炒花生的環保袋,讓許多客人愛不釋手。

利用季節盛產蔬菜,製作醃漬菜存放。

利用季節盛產蔬菜,製作醃漬菜存放。

《醬菜》
鄉下媽媽很勤樸,會利用季節盛產的便宜蔬菜,製作醃漬菜存放,隨時能為餐桌上的料理加菜,或是當作每日早餐稀飯的配菜。像用紫蘇、梅醋、米酒、糖水醃漬的嫩薑,糖、酒、鹽浸漬的大黃瓜(醃瓜仔),都是鍾家廚房常見的自家味。


梅干菜。

梅干菜。

《梅干菜》
梅干菜與福菜、酸菜,系出同門,都是用大芥菜鹽漬發酵、反覆曝曬而成。依照醃漬時間長短,分為稍微濕潤的酸菜、幾近全乾的福菜、完全乾燥的梅干菜。


福菜。

福菜。

《福菜》
客庄農民利用冬日休耕的稻田種植大芥菜,把大芥菜曝曬去掉水分,灑上粗鹽經過自然發酵後,就成了風味鹹香甘美的福菜。過去農業社會沒有塑膠袋,客家阿婆為了保存福菜,必須展現個人的竅門手法,將福菜擠塞於陶甕或玻璃瓶中,然後用木杵擠壓,既不會弄碎福菜,又能保持賣相與口感。



花生 美好花生 花生醬 醬菜 梅乾菜 福菜 鍾順龍 梁郁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