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2 收藏

三代種稻三代同道 馮聖方回鄉種田也種熱情

文/姚淑儀‧攝影/薛展汾 (本文摘自農委會水土保持局出版「農村好樣」一書)
0 1205

龍德米庒庒主馮聖方,一位來自農村,卻始終想逃離農村的年輕人,卻在大學畢業前夕決定返家重拾鋤頭,成為農夫,讓雙手再次為污泥占據。這看似大膽的決定,始終不曾因施行有機農法的種種困難而放棄,因為他有了更大的夢想。他要讓祖先的田再次活起來,並以最自然的方式,種出最健康的食物,然後與人分享,為人帶來健康。

馮聖方接下了爸爸和爺爺的田,決定從事無毒、自然的有機栽培。

馮聖方接下了爸爸和爺爺的田,決定從事無毒、自然的有機栽培。

許多人的童年充滿了愛的記憶,而對馮聖方來說,他的童年充滿了在稻田中揮汗勞苦的畫面。

放學後,同學們呼朋引伴玩耍去,馮聖方總得急忙回家,書包一丟就往田裡奔,小小個頭在收菜葉、餵豬、搬運穀包等工作裡打轉,農忙時甚至忙到夜晚才回家,邊寫功課邊打起瞌睡。這樣的童年催促他離開。念高中時,特別選了與「農」字毫無瓜葛的機械系,暗自策畫人生新頁。沒想到,一個好奇,鬆動了馮聖方的逃離計畫。

自釀糯米醋。

自釀糯米醋。

《一個理念 貫穿祖孫三代情》
因為好奇,馮聖方參加了農委會的漂鳥營計畫,一方面想要了解農村發展現況,另方面,「我實在很好奇,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想更換跑道,而且逕往我不喜歡的農村跑?」答案始終未得揭曉,但他學習到許多不同於傳統的耕作方式卻是事實,靠近農村的腳步也不自覺的挪移了。

改變馮聖方一生的關鍵人物此時登場,如,將廚餘做成有機肥的劉力學老師、在宜蘭從事無毒農業的賴嬌燕老師、穀東俱樂部發起人賴青松老師等等,他們對土地的情感以及愛護土地的心意,馮聖方備受感動,「有的人甚至沒有一吋屬於自己的田地,卻甘願付出一生守護它們;而我空有家族遺留的田產,卻缺乏對土地的回應。」

如同被熱火點燃,馮聖方終於在畢業前夕做出決定:「回去種田,讓祖先的稻田再次活起來,以最自然的方式、種出最健康的食物,然後與人分享。」於是他各取祖父「龍江」與父親「德水」的名字,起名「龍德」。

「從小爺爺就說,我所種出來的任何一樣東西,一定是自己敢吃的。爸爸也用這句話教育我們,所以我們相信,我們如何對待土地,土地也會如何對待我們。」一個理念,飛越時空,貫穿祖孫三代。

然而,做決定容易,實踐理想困難;想改變維持了兩代的耕作方式,從慣行農法改為無毒農法,迎面而來的就是可怕的病蟲害與草害侵襲。立時可見功效的方法是噴灑農藥、除草劑,但馮聖方堅持不走回頭路,想盡辦法用最自然有機的方式,以時間換取成效彰顯,「不要只想快、只圖有效,解決問題的方法很多,要想辦法在不破壞生物鏈的前提下,用自然的方式克服。」

他以生物防治的方式克服蟲害,福壽螺太多,就養鴨子吃福壽螺,草太多,就翻草做肥料。也曾使用苦茶粕除福壽螺,雖然取材天然,但因效果太強,強鹼殺傷力對水生動植物形成傷害,無形中破壞了生態環境。

「也有老師告訴我,可以在入水口做一個生態池, 飼養福壽螺的天敵烏鰡,而生態池亦可淨化灌溉用水,我打算明年來試看看。」只要有方法,馮聖方就敢嘗試,這位26歲的年輕農夫,雖然膽大,卻有難能可貴的耐心,不搶快,靜候時間的回報。

大型農機。

大型農機。

《現代農夫 會種也要會賣》
他不斷上網找資料,結識許多有機小農,在意見交流中獲取養分。而從小看馮聖方長大的鄰居長輩們,在田地風景是一片豐盈;而聖方的田則是草生得比稻還兇時,總會關心地勸上幾句:「草也該除一除啦~用除草劑比較實際⋯」、「ㄚㄋㄟ做,是頭殼有問題啊!」,但長輩們的豐富農耕經驗也不吝嗇地與我分享。

鄰居的懷疑不無道理,同樣的1.5甲地,父親在時可收成2萬台斤,而他只能達到3,000台斤,數量少得嚇人,只好卯起來靠自己行銷。「對農民來說,行銷的問題大過種田」,早期農民就是會種不會賣,沒有行銷能力,才會處處受人牽制、忍受被剝削的痛苦。

他不要重蹈覆轍,既然產量少就自己來賣,自己設計產品、與消費者直接溝通,說一份屬於自己品牌的故事。經由朋友介紹,馮聖方加入了「248農學市集」,現在每周前往市集擺攤,賣產品也行銷理念,目的就是讓更多人認識有機稻米,認識「龍德」這個品牌。

不過剛開始,連市集也賣不好。他又開始想,「有誰逛街會帶沈甸甸的米在身上啊?」於是改以發糕、年糕等米製品打頭陣,米則利用宅配,網路上販售。由於馮聖方種植的米種「桃園三號」充滿獨有香氣,製成的加工品也廣受好評;再加上推出「農村體驗營」,吸引都會家庭帶著孩子,成群成群的來學插秧、種稻、收割,實地體驗農村生活,從此打出名號,媒體訪問不斷。

龍德米庄豐富的行程及滿滿的照片。

龍德米庄豐富的行程及滿滿的照片。

《孤軍奮戰 種田種到上電視》
「種田竟然種到上電視」,這回鄰居納悶了。而這並非馮聖方的目的。「我希望讓更多都市孩子知道,他們手中的食物不是從冰箱來的,而是農夫一步一步辛苦種出來的;人不能只追求吃飽、美味,而不知道如何吃的健康。」

回鄉4年,馮聖方感受到這塊從父親手中承接的土地,有了明顯的轉變。蝌蚪、魚、烏龜、水鳥回來了,果樹上的獨角仙(甲蟲)也回來了,田裡稻浪隨風擺動,還有多樣生物共舞,「那真是一種活起來的感覺」。產量也活起來了,今年開始以倍數成長,收成達到7,000多台斤。米庒的庒主呢?當然活得厲害了,從遠處就可聽到他的爽朗笑聲,彷彿之前的孤獨摸索只是田徑上的小石粒。

他的朋友也越交越多,市集裡志同道合的農夫與顧客,時常給予意見與鼓勵;還有每次來參加體驗營的大小朋友,「尤其是這些沒踩過爛泥巴的都市小朋友」,他形容,剛到米庒的時候,孩子們各個怕泥巴,大人得硬把他們抓起來塞進土裡,整片田頓時揚起一陣尖叫,「到後來,玩的不亦樂乎,都不想回家了。」從恐懼到快樂,對庒主來說也是一種成就。

稻田有了孩子稚嫩的笑聲,變得更遼闊了。從前,馮聖方也在這片田中勞苦工作,他想逃離的過去,如今成了他的歸屬,繼續滋養著他,更照料無數人的健康飲食。

阿嬤的米食製品
龍德米庒有名的不只是稻米, 還有香味迷人的各式米製品。為了在市集內方便販售,馮聖方三姊馮瑞雯憑著兒時記憶,蒐集各方資料,皆以整顆的米粒,親自研磨製作各式的傳統米食,最近還推出創新研發的「米糠蛋糕」,引來話題不斷。

這些米製品都是遵循古法製作,充滿了阿嬷廚房內的懷舊氣息;同時製作不易,為呈現新鮮口感,不但食材新鮮、製作也新鮮,只能趕在市集前一天徹夜炊煮。

就拿米發糕來說,必須將米粒洗淨後,浸泡4小時以上,再用磨米機研磨成米漿,加入酵母靜待4∼8小時發酵而成。如此費時的米製品,就是為了保留它的最佳風味。加入黑糖,成為香氣十足的「黑糖米發糕」;加入桂花醬或金桔醬,又有不同的風味。最近推出的巧克力與抹茶發糕,也賣得嚇嚇叫。

馮聖方表示,以前農家過年時分一定會準備的有發糕、年糕、蘿蔔糕,然後隨著節令,端午是粽子、清明是草仔粿、元宵節是湯圓、割稻農忙時則是米苔目登場。這些,馮聖方都照樣走一遍,什麼時節就在市集推出什麼產品,讓消費者身在都市,也能透過食物感受農家節期氛圍。

市集擺攤前一天,就是馮家全員大集合的時候,六個姊姊、一個哥哥,都會放下手邊工作回來幫忙,有人磨米、有人調味、有人顧火,分工精細、熱鬧非常。「我們家這麼多人,但是到現在仍然只有一台電視」,為的就是讓各自忙碌的家人,仍有聚在一起的時刻。這片祖先留下來的田,也是這樣,田在,人就聚集,田若沒了,人也失去了相聚的理由。

Profile馮聖方小檔案
下鄉資歷:4年
下鄉地點:桃園平鎮
下鄉頻率:每天

Tips 到農村的心得與建議
如果想回鄉並非慣行農法耕種,一定要有心理準備,至少得花2~3年的適應期,這個時間是給自己適應,也讓土地適應的。病蟲害與草害是一定會出現的問題,要想清楚如何面對它們?方法有很多種,但絕不要採取強硬的方式與之為敵,而要用最自然的方式與之共生。


稻米 種田 馮聖方 龍德米庒 青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