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9 收藏

走路到紅香 趙浩宏與部落一起守護土地

文、圖片提供/趙浩宏(N個理由到農村得獎作品) (本文摘自農委會水土保持局出版「農村好樣」一書)
0 1999

7年前開始,趙浩宏前往偏遠的原鄉部落從事農村陪力的計畫,從一開始的兒童教育,後來為部落好茶正名,一路步履蹣跚。為了達到公平交易的夢想,他決定與村民一起參與課程,挑戰從未接觸的行銷和包裝,只希望能讓部落的族人有更好的生活。而這一切動力有更多是來自於山上的孩子,以及這個仿若仙境的美麗境地。

7年前走入南投紅香部落的趙浩宏,從兒童教育開始,漸漸將關心的觸角延伸至部落的農民及生活文化。

7年前走入南投紅香部落的趙浩宏,從兒童教育開始,漸漸將關心的觸角延伸至部落的農民及生活文化。

7個小時,從霧社走路到紅香部落,這是我們距離夢想的路程。沒有太多的藻飾與話語,在部落的第七個年頭,我們變得越來越單純且知足。開始懂得如何感謝與珍惜身邊的一切,也許是源自於祖靈留下來的古老智慧,也許是源自於農民對於上天的依賴與交托,自從我們的喜樂與部落緊緊相繫之後,對於生命的觀點便開始昇華,這是相聚農村難以言喻的自我改變。

趙浩宏帶領部落的孩子參與活動。

趙浩宏帶領部落的孩子參與活動。

《走路 返回農村的實踐過程》
回到農村,或者稱是留在部落,對於深居高山的泰雅族人來說具有超越經濟與文化、族群的意義。部落的農村生活除了讓族人能夠踏實的用最傳統的生活方式生產之外,保留族群的生活方式也是守護民族文化的最好方法,包含平日面臨各種氣候環境的智慧還有打獵與採集的生活藝術。

這些傳統的生活方式,看似簡單,卻延續了部落族人千年以來傳承守護的生活態度,雖然辛苦了一些,但心裡卻踏實許多也幸福許多。「就算收成和菜價多不好,我們也有豐盛的食物可以吃呀!」因為山林給人的信賴,部落的人們總是有著更樂觀的態度。

走路到紅香部落,是我返回農村的實踐過程之一,為了紀錄山路的坍方路段和山林的水土保持現況,我時常來往於多處坍方與地基流失的產業道路,而這一條道路是一段對於當地泰雅族來說非常艱辛重要的道路,控制了南投仁愛山區8個泰雅發源地部落的生計,但是這條唯一的大型車聯外道路因為長年以來的開發與九二一大地震的破壞而柔腸寸斷,時常在暴雨過後中斷部落的對外交通,成為部落生計的最大難題。雖然如此,但我們依然很敬重這條重要的道路,而且平日走起來,這裡的風景格外的美麗又讓人感動,沿路看著一個又一個古老的部落在遙遠的山壁上、河岸邊屹立千年,就讓自己更想投入自己所熱愛的部落,守護這片土地。

紅香部落可愛的泰雅族壁畫,畫下了族人、台灣黑熊和香菇。

紅香部落可愛的泰雅族壁畫,畫下了族人、台灣黑熊和香菇。

《在農村保留文化 在都市找到希望》
守護土地的方式很多,而我們在做的事情則是協助部落的大家如何來「持續」守護自己的土地,試圖尋找到一個讓族人能更安心留在部落的生活可能。從陪伴孩子念書和部落社區美化,到農產品產地直銷與建立「美好社區互助系統」幫助山區的農作物固定賣給新北三峽地區的居民,我們採納更多方的意見並且嘗試各種方式來活化我們的部落,「在農村保留文化,在都市找到希望。」是我們的發展策略。也因為對於在地的熱愛和認識,我們在與部落朋友的溝通上從來沒有遇到過任何困境,總是能夠在最大的共識下做出最合適的方法。

儘管我們的部落在仁愛鄉的最深處,這裡依然有很多的年輕人陪伴著老人與小孩,不同於過去,新時代的農村青年更了解什麼是永續與水土保持,也深知自己的文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雖然有許多人不理解土地與故鄉對於泰雅族人的重要,但面對外人對於原住民堅持要保護和居住在自己部落的歧視,部落的族人總是能夠諒解,就像是原住民對於漢人過往歷史所加諸的傷害一樣,他們不習慣記恨,而是選擇包容。

為了紀錄山路的坍方路段和山林的水土保持現況,趙浩宏時常來往於坍方與地基流失的產業道路。

為了紀錄山路的坍方路段和山林的水土保持現況,趙浩宏時常來往於坍方與地基流失的產業道路。

《土地是祖靈與生命的聯繫》
不過,面對土地的去留,不會有任何理由可以讓泰雅族人輕言放棄,畢竟這就像是穆斯林與聖地一般,這片土地上不是只有眼前所看得到的事物,在我們的部落土地上,有的是祖先的靈魂與部落千年傳承的規範以及記憶,與自身的生命緊緊相繫。

7年的投入,有人覺得很不簡單,但說真的,比起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讓山河劇變,生活不再輕鬆之後,部落居民14年的辛苦生活才是真的受人敬仰。就算心裡深刻了解山路只會越來越差,下大雨就斷電的日子很難以改變,要持續每個周末都要花8個小時帶老人家去台中看病,但是點著蠟燭快樂泡茶的精神將讓他們持續無所畏懼,就像部落長老所說,「待在部落的日子,什麼事情都會被祖靈與天父保佑祝福的」。

趙浩宏與社團朋友們一起幫紅香部落行銷茶葉。

趙浩宏與社團朋友們一起幫紅香部落行銷茶葉。

《熱血青年趙浩宏》
趙浩宏是中正大學社福所的學生,從大學二年級起便積極走訪台灣最難進入、同時是泰雅族發源地之一的「紅香部落」。徒步到部落必須走上6個小時,趙浩宏沿途記錄環境路況、拜訪其他部落居民。他跟著居民一起做禮拜、為小朋友輔導課業,甚至幫忙下田耕種、學習看陷阱與打獵,深入瞭解泰雅族文化。

7年來,他用文字與影像記錄、分享在紅香部落的所見所聞,也和部落居民一起到各種活動場合擺攤推廣紅香好茶,發展實體及虛擬平台的銷售通路,只希望能讓部落的族人有更好的生活。(採訪整理/盧家珍)

Profile趙浩宏小檔案
下鄉資歷:7年
下鄉地點:南投紅香部落
下鄉方式:往來城鄉之間

Tips 到農村的心得與建議
回到農村,或者是留在部落,對於深居高山的泰雅族人來說,具有超越經濟與文化、族群的意義,保留族群的生活方式,便是守護民族文化的最好方法。在部落裡,人們會漸漸變得單純而知足。


紅香紅茶 紅香部落 趙浩宏 守護土地 公平交易 南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