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2 收藏

農青之,不願面對的殘酷真相。

文‧圖/楊宇帆
2 3887

來來來,照過來,各位鄉親照過來,今日不談鳳梨,也不搞笑出賣身體,我們來談論一個嚴肅正經的話題,關於農業,甚至是國家的未來,請勿用嬉戲的態度面對,也禁止在閱讀文章的同時發出笑容,以沈重的心情結束本篇文章,才是同理心。

青年返鄉務農的殘酷真相。

青年返鄉務農的殘酷真相。

近年來最熱門、最火紅、最人神共憤、最想令人丟鞋的話題,想必就是我們偉大的   水母(抬頭以 示尊重,不要監聽我)a.k.a 馬邦伯了,除了他一支獨秀引領風騷之外,青年返鄉的議題也持續得到關注,由於大環境對於青年十分不友善,不論是返鄉找工作、開創自己的小事業或繼承家業,至少,都會比在台北領個兩三萬的薪水還要來的有生活品質。而其中,返鄉務農更是常常佔據媒體版面,也不意外,台灣人就是熱愛一窩蜂追求新鮮事,在平均年齡六十歲的農夫界,有年輕人願意投入,甚至是帶著高學歷,別說媒體會感興趣,連我都很想把這些人的頭殻解剖,看看腦袋有沒有壞掉,或是被下了符,真的是『拍泥當,搞蕭狼。』
 
連反應比雷龍還遲緩的政府,也開始(終於)注意到農業青年的問題,端出一些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瘦肉精的牛肉,我最近吃了幾口,目前還沒烙賽。農業從齡人口出現一個不小的落差,老一代的人退下後沒人銜接,有人也是看準了這現象,覺得農業不是沒有未來性而想投入,但是,想歸想,前方可是佈滿荊棘,考驗重重,不論是農地取得、專業技術、資金來源、包裝行銷、看天吃飯........我大概可以講出100個讓人打退堂鼓的理由,不只是潑一桶冷水,而是冷水都結成冰塊直接砸死人,儘管如此,很多有志青年仍紛紛投入。而不論是政府或是民間討論相關議題,都始終把重心放在『技術層面』上,有個不願面對,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的殘酷真相,始終沒人敢拿上檯面聊聊。

青年返鄉務農的困境。

青年返鄉務農的困境。

累了吧,聽首歌好嗎?

如果今天有一個沒啥資源但卻對於農業有滿腔熱血的年輕人,可以去克服各方面的問題,但是卻可能面臨到一個現實,有可能到了三十幾歲娶不到老婆交不到女朋友,各位看倌,您說說,這樣的農業會吸引人嗎?
 
別說我開玩笑,請聽我一一分析。
 
青年初入農業,通常得校長兼撞鐘還得澆花掃地洗馬桶,基本上所有的時間都賣給了土地,認識作物、瞭解土壤、肥料實驗、生產記錄、包裝行銷、客人互動、被政府消費(疑)......,總之,有著太多雜事要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鳳梨在夜間催花,晚上十點賴在沙發上看著康熙哈哈大笑時,可能有一個傻呼呼堅持不用藥的農人正在網室裡抓著夜盜蟲。
 
許多準備享受人生下半場的父母,都為了這些死小孩不得不踏入火坑,為什麼鳳梨收成時,消費者可以聽到我甜美帶有磁鐵又性感的聲音?因為我爸正在田裡背著笨重的鳳梨,不支薪。務農,不是一個人的事,是一家人的事,我弟白天在高雄的麵包店上班十二小時,隔天放假還得來幫我裝箱鳳梨,有點衰。
 

農青交不到女友?

農青交不到女友?

不過,這些都是有辦法去克服,各行各業都有其辛苦,每個人的選擇不同,但是隨著不等人的時間一直往前走,慢慢的,開始會收到紅色炸彈攻擊,面臨人生中一個很重要的關卡,思考生命的下一個階段,小孩就先別提了,無論結婚與否,我想大多數的我們都會希望身邊有個伴,去分享今天抓了幾隻蟲,不見得要一起務農,但至少要有個心靈寄託,那是一種安定的力量,我們都追求身心靈的成長。
 
當然,肯定有人會說,不只是農友,一旦投入工作後,生活圈都會變得很狹隘,比方說工程師的生活也是悲慘,穿上無塵衣後連同事是男是女都無法分辨。
 
巴特,大多數的工作都還是得跟這社會有所接觸,至少可以跟同事互動,或是聯誼之類的,比較有認識異性的機會。務農青年以男性居多,同事可能就是爸媽,同性的農友,女孩回到鄉下的比例偏少,就算有句成語一見鍾情,但也得有機會見到面才會產生情愫,然而,農村最多的常駐人類就是兒童與阿公阿嬤,還有史上最強生物歐巴桑。
 

楊宇帆。

楊宇帆。

上個月,參加了一場農業青年聚會,白目如我當然提出這現象跟大家討論,獲得一些共鳴,我常自嘲自己曾是很夯的三單男『單車、單眼、單身』,現在單車被跑步幹掉了,在台中種米的小馬則把三單提升到更高的境界『單雙筷、單人床、單謀郎(等不到人)』,一語道出務農青年的心聲,嗚嗚   T_T ,而這現象,不止出現在台灣,澳洲、日本、歐洲都存在類似社會問題,甚至還製作了半娛樂性的節目『幫農夫找老婆』。
 
為什麼這很重要?因為家庭在這社會上,確實是扮演著一種安定的角色,自古以來,農業社會也傳遞出一種家庭和諧的形象,雖然不是很富裕但是精神很富足。但農村的現況卻是王老五羅漢腳滿街跑,有些還因為務農搞的家庭關係不是很好,農村要再生,就得想辦法讓青年農民『生』,要生的前提就是得賺錢,沒有完整的家庭,一些熱血青年被政府拐騙回到農村,到頭來農村只會淪為單身漢養殖場,沒有完整的家庭,就不會有小孩,不會有托兒所,不會有商店,基本的農村經濟無法建立,農村還是只能走向夕陽,這不只是農青的問題,而是一個不得不去注意的社會問題。結婚生子的青年農民不是沒有,但大多都是在務農前就塵埃落定,而且很大一個前提是,農二代居多。
 
因此,不才在此提出提出兩點訴求:
 
1.希望馬英九總統能夠重視農業青年找尋另一半的問題,現在丟鞋正夯,不排除號召百萬農青大軍上凱道,一人一雨鞋砸向總統府,你要知道,我們的雨鞋,很臭,醺死你!(馬先生也是滿衰的,現在不管啥事都要叫他出來面對)
 
2.既然農委會都只重視生產,那也要重視農青想要生產下一代的需求,不要以為我們只會生產農作物,請擬定一個生產輔導計劃,或是成立農青婚姻仲介部門,本人願意無償擔任部長,以便假公濟私,先行過濾自肥,進而收取佣金。  
 

今年二十七歲,對於目前的工作保有十足熱情,很喜歡現在人生的狀態。

今年二十七歲,對於目前的工作保有十足熱情,很喜歡現在人生的狀態。

玩笑開完了,回到正軌。假若我在務農之前知道農業這現象,還會不會投入?我不知道。假若我到了三十五歲,還是孑然一身在鳳梨田揮汗,又沒賺幾個銀兩,會不會放棄這條路?我不知道。又或者,賺了幾個錢,但取個了個外配?我不知道(外配的戰鬥力很強,在農村的風評很好,但她們通常以為嫁來台灣要享福,沒想到被台灣人騙來,只能在夢裡想福),我倒也不會想到那麼久以後的事情,否則,當初也就不會踏入這領域,連鳳梨要種一年半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年二十七歲,對於目前的工作保有十足熱情,很喜歡現在人生的狀態。
 
但我也必須承認,做了一個有點錯誤的示範,老是在臉書上分享一些亂七八糟的照片,好像務農很好玩,很寫意,把農業說的多光明美好,那只是某一個面相呈現,恐怕誤導了一些人,對農業產生憧憬,現 實的殘酷或是辛苦層面我提得並不多,因為我覺得講那個很無聊,而且收視率也會很差,加上我是極其幸運的一位,對於艱辛的那一面感受肯定比不上其他前輩來的強烈,但也是因為經歷過,更無法想像其他人到底是怎麼撐過來。
 

春夏之際,微酸帶些甜蜜,她的名字叫鳳梨,我說,那是一種  愛情

春夏之際,微酸帶些甜蜜,她的名字叫鳳梨,我說,那是一種 愛情

踏入農業兩年來,一開始懞懂無知,很幸運阿公留下一塊寶地加上走了狗屎運,當有人來請教青年返鄉務農的問題時,我總是回應一些『有夢最美,希望相隨』之類的空包彈,單純的以為這是個真善美大同世界,現在回想起,某種程度上會覺得自己害了人;如今,我會說『你是個可以享受孤獨的人嗎?』
 
但是,享受孤獨並不代表,就可以一直一個人。
 
謝謝那個陪伴著我走來的女孩,雖然你有時候會跑開,但是我知道你一直都在。
 
『春夏之際,微酸帶些甜蜜,她的名字叫鳳梨,我說,那是一種  愛情 』
 


農青 農業 青年 返鄉 務農


養生樂活家

更多
楊宇帆

鳳梨王子

楊宇帆

總自我介紹是「在宇宙遨行的帆船」,號稱關廟劉德華,鳳巢有機鳳梨執行長。臺南一中畢,成大經濟97級肄業,臺藝大圖文傳播肄業,經歷過二十多種工作。在返台臺種鳳梨後,以《親愛的英九,聽我說說話,好嗎?》一文竄紅江湖。目前未婚!

好食購

更多

好食材TV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