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9 收藏

人有鴨間稻,我有雞

文‧圖/楊宇帆
1 1935

有機農產品,不灑農藥與除草劑,消費者吃起來更安心,但滿地雜草拔也拔不完,要怎麼除呢?在田裡養雞,就是個很好的解答!

小鴨。

小鴨。

那個阿伯孤伶伶的窩在大樹下,身體蜷成了一團,毫不起眼仿佛與樹蔭融為一體,暗自『度估』不招呼客人,光滑的弧形球面上幾根珍貴的『風速顯示器』飄逸擺盪,一旁的車流似乎無法撼動周公跟他的感情,身邊的黃毛、黑毛、雜毛吱吱喳喳,擁簇著彼此取暖用嶄新的生命伴隨那逐漸沒入地平線的夕陽,靜待有緣人,我一時不忍走入這和諧的畫面,不願打破那有聲的寧靜,但我還是呼喊了阿伯,想讓他賺點錢過日。

賣小雞的阿伯。

賣小雞的阿伯。

『阿伯!』,無感,靜止,簡直比前當過人體模特兒的我還要專業。
 
『阿伯!!!』,加重了些語氣跟分貝,依舊一片祥和大同世界,他與周公溫存著。

『阿伯!!!!!』,這下我忍不住了,決心當個小三拆散他們,連小雞都感受到我的魄力躁動起來,成功了,噢耶。
 
『拍say啦 ,把你吵起來,我想買小雞』,將心比心,本人睡覺被吵醒都會一張屎臉。
 
『我無睏去啦,重聽啦,戰車從旁邊開過也沒差,七點就出來擺了,休息一下。』,或許,他可以立個牌子寫上“重聽中,請拍打。”
 
都還沒開口,他就認定生意進門,一邊將小雞裝進紙盒一邊問我要幾隻,『幾爸駕齁?』,以為我要開土雞城嗎?看似慈祥的老人家抓起小雞毫不手軟,像個怪手往下一剷也無需瞄準,信手捻來就是一團黃絨,到了紙箱自動解散後我才知數量。歷經滄桑粗糙大手將初生的個體送向另一個未知的空間,在我看來是極具生命力的動作,對他來說,不過就是賣幾隻雞。
 

一隻隻黃澄澄毛絨絨的小雞。

一隻隻黃澄澄毛絨絨的小雞。

『我都幫你挑比較好的。』,騙肖仔,每一隻都黃毛點上兩個小黑外加褐色的喙,他都重聽成那樣了,估計眼睛也是花花,最好是能分辨。
 
『你若有餵就不死,你若沒餵就會死。』,當我問說養小雞會不會很容易死時,他如此境界高深的回覆,莫非這阿伯是修行之人。
 
『你都會死了,雞會不會死?』,我再度強調了小雞的死亡率,阿伯更具禪意的回應,這下,我肯定他是高深莫測的修行之人,約莫是太極,以柔克剛,高人是也;不過,也有可能是單純耳背,只聽到關鍵字,你知道的,老人家對於“死”這字,總是特別敏感。
 

種鳳梨前,先購入一批小雞,培訓為除草大隊。

種鳳梨前,先購入一批小雞,培訓為除草大隊。

『這雞仔跟我一樣勇建,若死掉,人來就好屍體免,換十倍給你。』,雖然阿伯誇下海口,但我看他緩慢的將小紙箱固定在卡打掐後座,再老態龍鍾的跨上那台鏽斑侵蝕的千里馬,最後有些吃力的踩下踏板帶動不知幾百年沒保養而發出些許呻吟的齒輪,滾著兩個橡皮圈在豔陽下離去,過程還夾雜著幾聲乾咳。這一切,不禁讓我對他的勇健產生懷疑,但又想到,他都這把年紀了,還能如此活動也是不簡單,換成我,說不定是騎著四輪電動歐兜拜。這老人,摸不透,高啊。
 
種鳳梨前,先購入一批小雞,培訓為除草大隊,有機農業不能使用除草劑,那種惡毒的農藥始於美軍在越戰時所使用的落葉劑,俗稱『橙劑』,因屬劇毒所以放在有警示意味的橙色桶子裡,萬惡美國人離去後,其遺毒才開始要發酵,畸形兒不斷產生。總之,農藥對於環境與人體都不是好玩意,有些老人家常說自己噴農藥噴到腳筋都黑了,不知是否有科學根據,但阿公的肝有些毛病肯定跟農藥脫不了關係,要不然,拒絕菸酒又早睡的他,說不定比起一些血汗工廠的年輕人還有顆新鮮的肝。
 

人有鴨間稻,我則有『雞間梨』

人有鴨間稻,我則有『雞間梨』

人有鴨間稻,我則有『雞間梨』,哇靠,這名字實在是太有創意了,一推出勢必響亮全台轟動世界,打遍天下無敵手。大學的行銷課老師說品牌名稱要有故事性、記憶性,讓人好上口,這下我總算學以致用,雖然被退學,但並沒有辜負師長,甚至有更甚於藍,或許,該去把這名稱先行註冊,以免被人盜用搶了商機,這也是老師上課曾提到。親愛的行銷學老師,希望你以我榮,在這個講求包裝行銷的社會,我成功踏出第一步,而且還很大步,好一個『雞間梨』。
 
『好的比較便宜,爛的比較貴。』,這真是一個奇妙的世界。當我到飼料店時,老板竟如此告訴我,以為又一個不知打哪來的高人讓我摸不著頭緒,怎麼大人的世界如此複雜。原來,所謂的好飼料,天然,沒有化學添加物、抗生素、生長激素,但缺點就是成長慢,嗚呼哀哉率高。正常來說,雞需要半年成長期,但在偉大的生物科技加持下,吃進我們嘴裡的雞可能九十天就能採收,甚至更短。那種雞肉,我不知吃了多少,想想年少輕狂的那些雞排,如果那天證實了對身高的影響,那我絕對就是最慘烈的受害者,不排除提出告訴的可能,本人在此提出聲明,而我也已經向不良雞隻寄出存證信函,法院見。
 

小雞。

小雞。

俗話說得好:雞不擇食。但身為我的雞,怎麼可以不擇食,尤其是方才得知那麼令人震驚的消息,他們除了背負除草重責大任,還有一個志向更遠大的終極目標,那就是跟鳳梨合體,俗稱,鳳梨苦瓜雞。我將成全他們的肉體,感謝他們的犧牲奉獻,最後化為一條條美麗的金黃,落在那池純淨無瑕的水塘,奔向我未曾到過的遠方。
 
各位觀眾,雞間梨,請給分!!!
 

►看更多:【野飼崎雞】純野飼,肉質鮮彈多汁的放山土雞
►看更多:【御正童仔雞】對待每一隻雞就像是照顧孩子一樣
►看更多:挑雞蛋的秘密
►看更多:大武生態山雞,吃小米、紅藜長大的喔!


人有鴨間稻,我有雞


養生樂活家

更多
楊宇帆

鳳梨王子

楊宇帆

總自我介紹是「在宇宙遨行的帆船」,號稱關廟劉德華,鳳巢有機鳳梨執行長。臺南一中畢,成大經濟97級肄業,臺藝大圖文傳播肄業,經歷過二十多種工作。在返台臺種鳳梨後,以《親愛的英九,聽我說說話,好嗎?》一文竄紅江湖。目前未婚!

好食購

更多

好食材TV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