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7 收藏

【四季耕讀農園】以秀明自然農法耕耘出理想中的生活

文/台灣好食材 陳芝羚‧圖/四季耕讀農園提供
0 2696

晴耕雨讀,晴天耕種、雨天讀書,慧芸說這是他理想中的生活,也是將農園取名為四季耕讀的原因。順應自然、簡單純樸的過日子,餐桌上的蔬菜來自後院菜園,自家養的雞雖然產量不多,但能有新鮮的雞蛋可以吃,也是覺得很幸福。下田播種、每日除草,在許多人的心裡是件要不得的苦差事,而慧芸則說:「每天去田裡巡視,雙手接觸作物、腳踏實地,除草的清草泥土香與被大自然圍繞,一切都很舒服、很自在。」

雙手接觸作物、腳踏實地,回歸自然是慶豪與慧芸理想中的生活。

雙手接觸作物、腳踏實地,回歸自然是慶豪與慧芸理想中的生活。

回歸自然的安然舒暢,原於內心的不安。在台北工作多年的慶豪與慧芸,十分喜歡大自然,下班後登山與溯溪是他們逃離都市的方式,但卻不是解藥。在城市中愈過愈不快樂的兩人誠實地捫心自問:「這是我想要的生活嗎?」既然不滿意現在的生活,那麼未來的日子到底是要怎樣過?對自己的生活方式產生質疑是很多上班族腦中時不時就會出現的對話,有些人借著旅行、有些人靠著小確幸來排解不安,而慶豪與慧芸則是放下台北的一切,移居花蓮重新開始,朝心目中的田園生活前進。

順應大自然法則的農田裡,生態十分豐富。

順應大自然法則的農田裡,生態十分豐富。

對農業完全沒有經驗的兩人,一開始就選擇遵循秀明自然農法來耕種。原因在於秀明自然農法主張作農時全然順應大自然法則的理念與夫妻一拍即合。秀明自然農法根源於宗教家岡田茂吉先生在1935年提出的自然農法,以尊重自然、順應自然為最高宗旨,主要原則是不施肥、不用藥、連作與自家採種,甚至連害蟲也被視為生命的一部份而不強除,慶豪說這是一份對環境友善,且消費者、生產者雙贏的事業,也符合我們一直嚮往的田園生活。
 
為了環境與健康不灑農藥,是大多數人可以理解的,但連有機肥也不施,很多人就會好奇,這樣作物可以長得好嗎?慧芸解釋說長得好不好不一定是肥料的問題,而是要找到適地適時的作物!像是根據慧芸八年的土地觀察,花蓮的紅色作物總是種得非常好,桑葚、紅糯米、紅藜、紅葉萵苣。像是最近是桑葚的產季,大叢大叢的果樹結滿了纍纍的果實,成熟馥郁的香氣飄散在田間,做果醬剛剛好。

台梗16號品種穀粒飽滿,外型圓滾。

台梗16號品種穀粒飽滿,外型圓滾。

「真是好吃啊!像極了在日本吃的壽司飯!」、「這是剛收成的新米,煮飯的水量要比平常少一些,才會有彈牙的口感。」這是吃到四季耕讀農園的米不禁發出的讚嘆。台梗16號品種穀粒飽滿,米粒外型圓滾、晶瑩光亮,烹煮後較具有黏性、軟Q。除了好吃外,秀明農法種植出來的米,收成只有一般農法的三成,雖然產量較少,但卻是慢慢的長大,有足夠的時間吸收土壤裡的微量元素。

除草的清草泥土香與被大自然圍繞,一切都很舒服、很自在。

除草的清草泥土香與被大自然圍繞,一切都很舒服、很自在。

慧芸只要說到跟農作有關的事,就能侃侃而談分享,配上爽朗的笑聲非常可愛。「與植物接觸是種很真誠的感覺,雙手接觸作物、腳踏實地,除草的清草泥土香與被大自然圍繞,一切都很舒服、很自在。」慧芸說自從來花蓮從農之後,工作量最大的地方就是除草,但他也最喜歡除草,有拿除草機、有拿鎌刀、有拿平板的蔬菜除草刀、有拿鋤頭,各式各樣的除草方式,總想要把草除掉,但事與願違,草不但没有減少,反而趁我們偷懶的時侯大放異彩!最後只能嘗試著與草和平相處,基本上除非雜草影響到農作物生長,不然是不會特別把雜草除掉。
 
「想為土地做什麼,而不是只想要收成。」秀明自然農法對於慶豪與慧芸來說,除了是一種農法外,也是一種生活的態度。當然許多事情,現實與理想還是有一些落差,但夫妻倆仍舊十分期待未來能朝向那樣的生活實踐。


秀明自然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