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5 收藏

【元泰竹藝社】專心做好這一支:職人環保竹牙刷

圖文/台灣好食材 陳芝羚‧部份圖片/元泰竹藝社提供
0 2747

牙刷是日常生活中每天都要使用的器具,消耗性的產品也為地球造成很大的負擔。於是林家宏運用家鄉竹山的孟宗竹,製成一支支友善地球可分解的竹牙刷,透過竹製生活用品傳遞低塑生活的理念。耗時半年以上設計,憑藉著職人精神,不斷精進改造,專心地做好一支完美的竹牙刷。

台灣在地孟宗竹所做的竹牙刷,減碳又環保。

台灣在地孟宗竹所做的竹牙刷,減碳又環保。

原本在台南開設潮T店的林家宏,自己設計、自己賣,建立起一片不錯的市場,但因為家裡的ㄧ些狀況,媽媽一通電話,林家宏就帶著妻子小孩回到故鄉南投竹山,扛起竹工廠的業務。

南投竹山是生產竹子與相關傳產的搖籃。

南投竹山是生產竹子與相關傳產的搖籃。

元泰竹藝社原本是專製竹棒針,隨著產業沒落,ㄧ年的訂單屈指可數;原本竹林片片的竹山,也逐漸改種更有經濟價值的茶樹。林家宏返鄉後,他認為傳統產業工廠ㄧ家家收掉,也代表著工藝技術的消失,覺得非常可惜。想說要做就要做好,所以熱血地ㄧ股腦就寫了企劃書,試圖改變竹工廠,但交給爸爸一看,卻反而引起衝突。「我就是靠做竹棒針把你養大,憑什麼說改就改。」林家宏爸爸說,這才點醒林家宏傳統產業不是一夕就能翻轉,其中蘊含了很多專業的技術,所以他決定跟著老師傅一起上山砍竹,從整個產業的上游認識學習起,竹子的特性、怎麼砍、何時砍;ㄧㄧ拜訪竹產業的老前輩,討教剖竹技法。

牙刷是日常生活中每天都要使用的器具,消耗性的產品也為地球造成很大的負擔。

牙刷是日常生活中每天都要使用的器具,消耗性的產品也為地球造成很大的負擔。

「創業就是每天都在解決問題。」林家宏以「日常生活」為發想,想要做一個大家天天都會使用的東西,他從開潮T店培養起的市場觀察能力,以獨特的眼光發掘市場的需求,參考了很多國內外的竹製品,最後發現竹牙刷台灣竟然沒有人在做,他說「沒人在做的東西你要不要做,如果是我就會做。」於是就開始竹牙刷的研發。

竹牙刷都是取三年以上的孟宗竹製作,品質比較穩定耐用。

竹牙刷都是取三年以上的孟宗竹製作,品質比較穩定耐用。

「做好一支牙刷,不難;做一支百年牙刷,很難。」林家宏說,研發一樣產品都是半年以上起跳。竹牙刷都是取三年以上的孟宗竹製作,品質比較穩定耐用,但竹子畢竟是天然的素材,向光面因為陽光的照射,所以長起來質地就會比較硬,而背光面就會比較柔軟,這就造成在塑形與植刷毛時,一不小心就很容易失敗,光研發就耗費了上百支的試驗品。

元泰竹藝社林家宏返鄉製作竹牙刷,從生活出發,為傳統工藝注入新設計。

元泰竹藝社林家宏返鄉製作竹牙刷,從生活出發,為傳統工藝注入新設計。

ㄧ支牙刷做好後,他都會自己親自試用,握握看手把的觸感、曲線符不符合人體工學;刷頭好不好刷、夠不夠力;女生是不是需要比較細緻的刷頭。從自己的親身體驗去感受牙刷的好壞,進而不斷的修正,「我們允許自己,可以走緩慢,但必須紥實,然後持續鍛鍊技術。」林家宏不想研發很多的商品,他想像日本職人那樣,專心一致地做好ㄧ支牙刷。
 
尤其竹子容易發霉的特性,更是讓林家宏不斷改變製作方法。從一開始以環保與安心的理念為出發,林家宏做的竹牙刷是以天然的亞麻仁油與蜂蠟為塗料,但長期使用下他發現塗料還是消耗太快,敵不過發霉的速度,所以林家宏狠下心來下重本,改用漆料中頂級的生漆做為竹牙刷的塗料。

林家宏想像日本職人那樣,專心一致地做好ㄧ支牙刷。

林家宏想像日本職人那樣,專心一致地做好ㄧ支牙刷。

生漆是天然漆樹的汁液,完全不同於其他化學塗料,素有「塗料之王」的尊稱。廣泛用於高級紅木家具的塗飾,其漆膜堅韌光滑,經久耐用。「如果說亞麻仁油與蜂蠟做的塗料是一個禮拜會發霉,那麼生漆做的就是一個月會發霉。」林家宏說,差別之大可以想見。生漆需要塗一到兩層,而每層塗完都需要等待2~3小時乾燥,在竹子表面形成完整的天然保護膜,費時又費工。一般人普遍認為生漆有毒,但林家宏解釋到那是漆樹的汁液有毒,他有著切身的經驗,在研發過程中,初次使用生漆就引發全身性的過敏,對於漆的使用特別的敬畏。但經過加工乾燥後,大家手上拿到的牙刷是無毒安全的,請大家安心使用。

「我承認竹牙刷一直還沒到我心中最完美的樣子,他還有很多細節還不夠到位。但願意去朝完美這個方向去改變。」林家宏的言談中流露著日本職人式的精神。也因為牙刷是每天都要使用的,所以林家宏在製作時更是用心,他希望他做的竹牙刷不只是牙刷,而是能夠代表竹山的牙刷。


環保 竹牙刷 元泰竹藝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