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6 收藏

【織羅部落】當毒澱粉充斥,你願不願意選擇部落復育的葛鬱金粉

圖文/台灣好食材 陳芝羚‧部份圖片/織羅部落提供
1 14060

葛鬱金是原住民傳統作物,可以生吃,也能磨粉、做料理勾芡的食材。進口廉價澱粉大舉進入台灣後,葛鬱金便被樹薯粉、玉米粉、太白粉所取代,漸漸被人們所遺忘,八年前花蓮玉里的織羅部落族人黃偉峰和居民合作,終於種回屬於部落的時代味道,期盼用葛鬱金搭起文化和部落產業間的橋樑。

阿美族部落─織羅部落依傍著海岸山脈,環境優美且自然生態資源豐富。

阿美族部落─織羅部落依傍著海岸山脈,環境優美且自然生態資源豐富。

在花蓮縣玉里鎮193號縣道旁有一個阿美族部落─織羅部落,行政區隸屬於春日里,部落依傍著海岸山脈,眺望舞鶴台地,又鄰近秀姑巒溪流域,環境優美且自然生態資源豐富。已故導演齊柏林為了拍攝《看見臺灣》,來到這邊紀錄下綿延的稻浪中的大腳印,打開織羅部落的名聲,也讓部落看見自己。

葛鬱金外表看起來像生薑,口感卻像馬鈴薯,可以生吃,也能磨粉、做料理勾芡的食材。

葛鬱金外表看起來像生薑,口感卻像馬鈴薯,可以生吃,也能磨粉、做料理勾芡的食材。

原住民阿嬤的天然養生澱粉
消失於織羅部落近卅年的葛鬱金,是原住民傳統作物,阿美族語叫Alida,葛鬱金外表看起來像生薑,口感卻像馬鈴薯,可以生吃,也能磨粉、做料理勾芡的食材;早年部落稻米全數外銷時,葛鬱金還是族人果腹的野菜。「不要小看葛鬱金,過去我們家家戶戶都有,當作是寶,不曉得為何就這樣消失了。」織羅部落族人黃偉峰說,小時候隨便都找得到葛鬱金,肚子痛、感冒發燒,家裡人就挖來給他吃。
 
只是當進口廉價澱粉大舉進入台灣後,葛鬱金便被樹薯粉、玉米粉、太白粉所取代,漸漸被人們所遺忘,成為當地耆老的珍貴回憶,黃偉峰為了找尋「家鄉味」,回歸部落,復育葛鬱金。
 
「葛鬱金是老祖先給的,栽培上幾乎不用管理,不用藥也不用肥,很適合部落推廣有機栽培,而且還能找回老祖先的智慧。」提到為何想要復育葛鬱金,黃偉峰這樣說。耕種葛鬱金的方式其實很簡單,就是回歸到人與土地最友善的關係,不灑農藥、保持生態平衡,才能讓葛鬱金苗健康長大。

​葛鬱金粉用途很多,最簡單的用法就是取代太白粉,作為勾芡的天然優質澱粉。

​葛鬱金粉用途很多,最簡單的用法就是取代太白粉,作為勾芡的天然優質澱粉。

葛鬱金粉用途很多,最簡單的用法就是取代太白粉,作為勾芡的天然優質澱粉,像是台灣小吃的羹湯、大腸麵線、酸辣湯都少不了濃稠的口感;或是增添滑順的Q感,鹹點可做水晶餃、蚵仔煎、蛋餅的外皮,甜點則有涼糕、粉圓、粉粿,配上冰品或甜湯都是安心健康的配料。
 
甚至還可以做餅乾、做果凍,不但熱量低代謝快,不用擔心吃太多會發胖,在地人中暑不適時,也常會作為消暑小秘方直接泡來喝。

織羅部落主要生產作物為水稻,有著一望無際的稻浪。

織羅部落主要生產作物為水稻,有著一望無際的稻浪。

193縣道的有機舞米
織羅部落主要生產作物為水稻,有著一望無際的稻浪,每年花東縱谷的花海季,就會換上一身冬裝,化身為金黃豔麗的油菜花海點綴縱谷,吸引大量遊客來賞花。族人栽種的稻米不但加入玉里米產地標章的認證,更結合糙米、小米、紅糯米、黑糯米等,以原住民傳統文化為主軸,開發自有品牌「舞米」,創作出一包包獨具特色圖騰的彩繪米。
 
為了推廣部落優質稻米,黃偉峰堅持以友善大地的自然農法照顧稻田,完全不使用農藥,雖然稻米產量較一般農法稻米產量少了一半,他仍然堅持做對的事、對土地環境友善的事!言談間流露憨厚率真的真性情,難怪部落族人會給他「阿ㄤ」的外號(「阿ㄤ」是儍瓜的意思)。

Alida葛鬱金節吸引許多親子下田體驗農事,一起走進土地,學習與大地共生息。

Alida葛鬱金節吸引許多親子下田體驗農事,一起走進土地,學習與大地共生息。

織羅部落在阿美族語裡稱為「Ceiroh」,指的是將水壺裝滿水的動作,後來部落將其延伸為源源不絕之意。頭目的女兒黃郁惠(Sawmah)說,過去織羅部落位於偏遠地區,交通不便,人口稀少,部落裡的耆老們希望部落能夠日益興盛,因此將部落命名為「Ceiroh」,期許部落能夠源源不絕,延續部落的生命力。而復育葛鬱金正好搭起文化傳承和部落產業間的橋樑。至今已辦理第二屆的Alida葛鬱金節吸引許多親子下田體驗農事,黃偉峰期盼持續分享友善大地的觀念,回歸到最單純的美好時光,一起走進土地,學習與大地共生息。


織羅部落 葛鬱金 太白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