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1 收藏

泡茶、做湯底,輕鬆品嚐山苦瓜的大人味

文/Fooding台灣好食材‧圖片來源《觀自在有機農場》
2 5990

10年時間,林瑞鵬從農業門外漢變成有機神農,一路走來,就如他所種植的山苦瓜,苦甘苦甘。除了山苦瓜外,林瑞鵬嘗試種植的作物不下百種,不論根莖類、蔬菜類或瓜果類,一律採行有機農法;不論鮮食上市或是生技加工做成茶包、果乾,始終堅持無農藥、無化肥、無添加,他說,單純才有真味道,才能感受真快樂。

林瑞鵬取得花蓮農改場「花蓮2號山苦瓜」品種技轉,果實含豐富的維生素C、葉酸及三萜類。

林瑞鵬取得花蓮農改場「花蓮2號山苦瓜」品種技轉,果實含豐富的維生素C、葉酸及三萜類。

2003年,初涉農業領域的林瑞鵬,一頭栽進有機耕作,被親友嘲笑是「白癡」,但他不為所動,繼續往有機之路邁進,如今不僅成為臺灣供貨量數一數二的「有機大戶」,2013年還抱回農民最高榮譽的「神農獎」,用行動證明,有機之路雖然坎坷難行,但只要流汗播種,就能歡喜收割,不信公義喚不回。

2013年林瑞鵬榮獲農民最高榮譽「神農獎」。

2013年林瑞鵬榮獲農民最高榮譽「神農獎」。

愈挫愈勇,挑戰有機農法

對林瑞鵬來說,投身有機農業,是偶然,也是必然。從小跟著外公、外婆、舅舅在田裡忙著農活,才6歲大,每天早上騎著腳踏車載著新鮮菜蔬到瑞穗火車站叫賣,直到16歲到花蓮市求學,此後便在外地發展,成為知名的雕刻師,甚至遠赴日本,從事神社、寺廟建築修復工程。49歲那年,由於景氣蕭條,工作愈來愈少,加上身體出狀況,吃不下飯,腹部卻持續腫大,年少時在瑞穗鄉間的記憶閃進了腦海,他不加思索就打包回到自己最初生長的地方,而且決定重新扛起鋤頭下田去。

林瑞鵬從農業門外漢變成有機神農。

林瑞鵬從農業門外漢變成有機神農。

因緣際會,林瑞鵬在中央山脈鯉魚山坡下尋得一處「半封閉式」的農地,污染隔絕,生態完整,加上荖溪、木瓜溪的純淨水源,提供作物最佳的生長環境。
 
雖然抱著玩票的心態展開從農之路,但第一年因完全不懂栽培而慘賠200、300萬元,仍令林瑞鵬感到沮喪。那年春節前,他將收成的300多公斤玉米載到批發市場販售,不久,市場打電話叫他載回,因為每公斤0.5元的價格,即使賣掉,還不夠支付手續費,乾脆不必賣了。雖然遭遇如此挫折,但他並未退縮,反而決定挑戰難度更高的有機農法。

有機栽培最大的挑戰是病蟲害防治,林瑞鵬以獨創的「無敵水」打趴多數害蟲。

有機栽培最大的挑戰是病蟲害防治,林瑞鵬以獨創的「無敵水」打趴多數害蟲。

自創無敵水,克服病蟲害

2003年,臺灣有機農業才剛萌芽,對於林瑞鵬投入有機栽培,親友紛紛嘲笑他是「白癡」、「噴農藥都賣到虧錢了,不噴農藥,怎麼可能賺錢?」其實林瑞鵬也認為自己有點「白癡」,因為當時的他對於有機農業根本完全陌生,卻一頭栽了進去。
 
反正是農業門外漢,林瑞鵬乾脆從頭學起,求知若渴的他,遠赴農委會桃園區農業改良場、茶業改良場等地,從認識有機農業理念開始,一步步走向有機領域。前2年,想到什麼就種什麼,不斷找尋適地適種的作物,種過的品項不下百種,經過多年篩選,目前精簡為40種左右,有山苦瓜、牛蒡、薑黃、百合、蓮藕、茴香、甜菜根、山藥…,依照季節輪流種植,既避免土壤長久種植同一類作物容易滋生病毒而耗損元氣,多元的農產品,有的鮮食,有的提供加工,更有助於市場行銷。

有機栽培最大的挑戰是病蟲害防治,林瑞鵬以獨創的「無敵水」打趴多數害蟲。所謂無敵水,係以苦楝油、葵花油及無患子分別稀釋1000倍混合使用,如果加上菸葉及蘇力菌,防治蟲害的效果更佳。

「花蓮2號山苦瓜」富保健功效。

「花蓮2號山苦瓜」富保健功效。

開啟山苦瓜養生風潮

2012年,林瑞鵬取得農委會花蓮區農業改良場「花蓮2號山苦瓜」品種技轉。該品種是以台灣原生種山苦瓜雜交,歷經多年育成,才留下的特有種。果實含豐富的維生素C、葉酸及三萜類,富保健功效,讓他搭上生技潮流列車。

技轉「花蓮2號山苦瓜」,讓林瑞鵬搭上生技潮流列車。

技轉「花蓮2號山苦瓜」,讓林瑞鵬搭上生技潮流列車。

首次試種收成2000多公斤,只賣出300、400公斤,他只好把剩下的山苦瓜做成茶包,2萬5000多包全部拿來送人,沒想到山苦瓜富含「三萜類」成份有助於調節血糖,朋友紛紛詢問如何購買?就這樣,意外開啟山苦瓜養生風潮。
 
一路走來,林瑞鵬感謝許許多多曾經扶他一把的貴人,他說,有人認為從農很辛苦,但他從不以為苦,相反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讓他深深感受單純的快樂;從事有機農業,不僅他的病症不藥而癒,也讓許多人重獲健康,這樣的成就感更是金錢也換不到的。


觀自在有機農場 山苦瓜 花蓮二號 保健養生 林瑞鵬 三萜類